他失神的模樣卻被夏碎二人盡收眼底,夏碎眨了眨眼,掩去眼底的笑意,他用語平常無異的聲音開口:「是啊,你就先喊他小亞吧。」

在褚冥漾沒注意到的角度,「小亞」狠狠地瞪了夏碎一眼,後者只是笑得更加燦爛,想了想,他還是決定仁慈地放過對方:「因為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所以才來麻煩褚。」

褚冥漾不動聲色的咬了下舌尖,些微地刺痛帶來了清醒,「好的,夏碎學長你先去忙吧。」

「那就麻煩你了。」夏碎笑了笑,他起身,直接掐了個移送陣離開。

 

只留下褚冥漾和小亞面面相覷。

 

「呃……」褚冥漾抓了抓頭,他不是很擅長跟小孩子相處,他翻了翻包廂裡的小冰箱,發現裡面除了甜品外,竟然還有童年飲品,他記得,那個人喜歡喝這個,「你要喝蜜豆奶嗎?呃、就是一種黃豆製成的飲料……」說到一半,他看到對方點了下頭,說:「我知道。」聲音帶著些許孩童的稚嫩,但卻與他父親像了個七成。

 

見鬼,他怎麼老是想到學長。

他在心底給了自己幾個巴掌,一邊重複默念「這是學長的孩子」,一邊起身將蜜豆奶遞給了對方。

「謝謝。」他聽見孩子小聲地道謝,還是挺有禮貌的嘛,他笑了笑,搖搖手說了聲不會,而後轉身將冰箱裡的甜品取出。

這個冰箱被設了陣法,就算是不容易保存的食物都能長久不腐。

 

他拿了個杯裝的提拉米蘇,取過抽屜裡擺放的小鋼勺,熟練地用了個咒術將小勺弄乾淨,撕開上頭的封膜,連同勺子放在靠近對方的桌面上。

孩子看著提拉米蘇,拿起勺子沉默地吃了起來。

 

「這是喵喵、就是米可蕥做的。」褚冥漾看著對方並無不喜的表情,心底鬆了口氣。

 

兩人之間的氣氛因為沉默而開始變得尷尬凝塞,直到對方將甜點吃完,褚冥漾才有點掙扎地開口:「你怎麼會來這裡?你父親呢?」學長不可能無緣無故把孩子送到千年後。

對方卻低著頭望著空了的瓷杯,突然發出一聲嗤笑,「你還是一樣沒變。」聲音卻非方才的稚嫩,而是褚冥漾記憶中的聲線,只是有些許的低沉,因此多了點年歲感。

褚冥漾震驚地看著對方,萬分不解這與年齡不符的聲線是怎麼發出來的。

這是學長給他的留言嗎?還是說……

 

「學、學長?」他有點遲疑地開口,見到對方抬起頭的瞬間,髮色與瞳色都變成他記憶中的那個模樣──只是年齡縮小了。

「現在才發現?」冰炎看著對方呆愣的模樣,表情帶了些許鄙視,但唇角卻是愉悅地勾起。

「學長怎麼返老還童了?呃、我是說,你怎麼會變成這樣?」褚冥漾差點沒被嚇得精神錯亂,看來他還是回歸原世界太久,守世界的人套路太深,他看不透。

「嘖。」說到這個冰炎似乎心情就很不好,嘴角也往下沉了許多:「這是無殿要求的代價,三天的小孩體型。」

「……學長又被扇董事整了?」褚冥漾忍俊不住地笑了,「不過,學長為什麼會回來?」

「有事情要處理,所以回來了。」冰炎迴避了第一個問題,他望著自家學弟成熟了許多的臉龐,開口欲言,卻停頓了下才開口:「只是來看看。」

「是嗎?」褚冥漾笑了笑,原來只是回來處理事情,那應該很快就會走了吧,不過,這樣也好,至少他能知道學長好好的,「學長……最近過得好嗎?」

「還可以。」冰炎的回答異常地平淡,「你呢?」

「我很好啊。」褚冥漾笑得純粹,「在守世界的幾年攢的錢足夠我開間店謀生了。」

「嗯,這樣很好。」冰炎一向話少,此時他也不知道怎麼繼續接下話題,幸好褚冥漾把話題接走了:「剛剛夏碎學長說你是學長的孩子的時候我真的很震驚呢,不過想想也過了十年,大家總是會變的……」他頓了頓,顯然是有些猶豫,但他還是問出了口:「嗯、學長結婚了嗎?」

「沒有,少聽那傢伙亂講。」冰炎顯然是有些無奈,看著褚冥漾似乎一無所知的樣子,他嘆了口氣:「你還真是遲鈍。」

「欸?」褚冥漾被對方的話弄得有些懵:「我哪裡遲鈍了?」

「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我要跑來這裡?」冰炎真是被氣笑了。

「我怎麼知道你為什麼要來這裡……咦?」褚冥漾頓了下,被自己心底浮現出的念頭驚呆了:「學長是來找我的?」

「不然呢?」冰炎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這些年在族裡良好的修養付之一炬。

「看來你是不記得我當時說的話了。」冰炎無奈,那時他就在想,褚冥漾是不是在走神,看來他的猜測沒錯。

「欸哈……的確是不記得。」褚冥漾尷尬地搔著臉,因為他根本就沒有在聽。

冰炎嘆了口氣,「我說:『等我回來,我有事要跟你說。』你明明就點頭了,結果竟然不記得,我果然不能太相信你的智商。」

「……我是記得你好像有說什麼,可我似乎一點兒都沒聽進去。」褚冥漾尷尬地笑了笑,「不過,學長你是要說什麼啊?」

冰炎看了褚冥漾半晌,看得後者寒毛直豎,渾身不自在。

 

「你還真是遲鈍的可怕,看來我真是高估你了。」冰炎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疲倦。

褚冥漾簡直要被冰炎這種不說清楚卻一個勁損他的說話方式弄跪了,「到底是怎麼了?」

「我以為你單身的原因和我一樣,結果看來是太蠢了所以找不到女朋友。」冰炎似乎是被打開了什麼開關,說起話來殺傷力大增。

「哈?」褚冥漾真被搞懵了,他單身的原因不就是他喜歡學長而且該死地忘不了,所以才沒有找個人結婚嗎?

「學長,我覺得我的智商真的沒法和你這種高等生物比擬,可以說清楚一點嗎?」褚冥漾覺得自家學長的套路簡直上升到一個極致的深度了,他無法理解。

冰炎的嘴角抽搐了幾下,他按了按額角,嘆了口氣才問道:「這樣吧,我問你,褚,你有喜歡的人嗎?」

「沒有啊。」不知道被老媽問了幾百次的褚冥漾下意識地回應道,然後才察覺冰炎問了什麼問題,萬分疑惑對方問這個問題做啥,所以他也不怕死地問出口了:「也、也不算是沒有啦,但學長問這做什麼?」

冰炎突然跳下椅子,走到褚冥漾身邊,但因為小孩體型,身高搆不到,只能對他勾了勾手指,示意他俯下身。

褚冥漾茫然照做,卻被人狠狠地敲了個爆栗:「好痛!」

「痛才長記性,別人跟你說話時要仔細聽,這是禮貌。」冰炎高貴冷豔地哼了聲,突然扯住褚冥漾的領子往下扯,褚冥漾還沒搞清楚狀況就覺得自己的唇瓣被一個略帶冰涼的柔軟碰了一下。

 

 

---------------------------------

 

這本目前和利漾《暖陽》都在數量調查喔OWO

 

 

 

傳送陣: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cFfv9kZ8Sr9BbLo0phRxikQh3V5-icVP9CcLCbmh_bNQdhAA/viewfor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lionvdes 的頭像
wlionvdes

沐浴晨光之下。

wlionv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