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青年呆愣的樣子,冰炎忍不住拉過對方吻上了那人的唇。


身處於黑暗之中已久的人,第一次看見屬於自己的陽光時,只覺得很刺眼。

但就像是救命的浮木,讓他忍不住緊緊攀住。



再來,就陷入了深深的迷惑。



這人為什麼可以這麼容易就相信別人?

這人為什麼可以對自己笑得那麼溫和?

這人為什麼可以為自己做那麼多事情?

這人為什麼可以這樣一直包容著自己?



於是,一點一點、被那人的溫柔滲透了心……



那人點亮了他的內心,那他就為他照亮未來的路。



如果當藝人是那人的希望,那他就會無條件支持。











【章之玖】《那,於夜色中思念的。》【全】





接下來,冰炎又回到了忙碌的生活,已經有一段時日沒有見到對方了,你也明白對方是在為接手公司做準備。

但你就是覺得……寂寞……了?



驚覺自己出現奇怪想法的你用力搖了搖頭,試圖把想法從腦海裡驅趕。

你坐在自家客廳的沙發上,有些鬱悶地發現,自己似乎太依賴對方了。



明明是和千冬歲成為搭檔以後難得的休假說……為什麼會……啊啊,煩躁到根本無法休息嘛!

煩躁地起身,從背包中拿出新專輯的Demo光碟,放進播放器裡,調到還沒錄的最後一首Demo曲目上,你拿著歌詞本,試著靜下心來練習。



「迴旋的記憶,在逆風中追尋,

 夢裡的笑語,還是記憶猶新,

 黑夜中的雨,下得倉促不已,

 安靜的過去,泛黃在角落裡……



 黑暗中只看見過往卻看不見你,

 就像那無止盡的深淵墜落無底……



 那聲抱歉還在我心底,

 曾經訴說過的話語、有過的話題,

 如今只有舊相簿還在手裡,已不見你……」

音樂漸歇,你伸手拿起遙控按下重播,看著歌詞又練了幾次,這首歌是千冬歲作詞作曲的,也不知道對方那時到底在想甚麼,似乎是十分早期的一首曲子,但是他不願意自己唱,現在恰巧分在二人專輯裡給你來唱。



非常短也非常簡單的一首歌,卻蘊含著作曲者的心情。

你扯開唇角,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心底悶悶的。



按下暫停,扔開歌詞本,你閉上眼睛,卻都是冰炎的身影。

已經、半個月沒有見到冰炎了啊……

真的中毒了。

你苦笑,突然手機響起了冰炎幫你錄的一小段清唱鈴聲,這是你當時纏著對方錄的。

冰炎唱歌的聲音也很棒呢。你拿過手機,也沒看是誰便接了起來:「喂?」

「褚。」熟悉的聲音傳來,你連忙把手機拿開了點,看到來電果然是冰炎。

「嗯,怎麼了?」你望了眼時鐘,現在才不到中午而已,冰炎怎麼會在這個時間打電話給你?

「我和夏要去日本出差,大概一周以內就會回來,最近Atlantis打算跟日本的雪野集團合作。」對方的聲音帶著淺顯易見的關心,「我跟千冬歲說過了,他說最近你就搬去他那邊住,以免鬼殿的人找上門來,你等等跟他聯絡,凡事小心。」

「……嗯,我知道了,你也是,路上小心、一路平安。」你幾乎是勉強地說出這句話。

「嗯,沒事的,等我回來。」你似乎聽見電話的另一端的人輕笑著。

「好,掰掰。」切了通話,你把手機扔到一旁,頓時覺得有些疲憊不堪。



果然是……太依賴對方了吧。

你抿著唇,想著。











一襲白衣勝雪,青年的眉目如畫,氣質高傲的他對著自己的二位好友揚起唇角,笑得自信,「我會回來的,珍重。」

他沒有使用身分高貴的自稱詞,而用了「我」,他要告訴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兩位兄弟,珍重、再見,他不明白這一去是否還能再相見,他僅能將剩餘的二字吞進肚裡,自己在心中道出。

「珍重。」你忍不住笑了,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

「保重。」林雅逸也走上前來,將手搭在你的上面。



「Cut!墨漾你過來你過來!」導演忍不住喊了停,「人家是要回去爭取爵位,你們只是結拜兄弟,不是未婚夫夫!你那一副羞澀的笑容是要做甚麼?」

「對、對不起……」你垂下頭任由導演訓話,你只是,不小心想到了冰炎而已啊……

甚麼未婚夫夫,導演您老也太先進了點……

你在心中吐槽著,卻還是保持著原本的低姿態。



「算了,這一幕重來。」導演揚了揚手,示意工作人員們重新開始。



你將「把戲演好」的想法印進腦袋裡,把冰炎丟出腦海中,你定了定神,重新進入角色裡。



把那人丟出腦袋之後,這次果然一次過關,你鬆了口氣,接下來幾幕都沒有你和千冬歲,所以倒是可以歇息一段時間。



「漾漾,給。」千冬歲走了過來,順便遞了瓶水給你。

「謝謝。」你順手接過,打開來喝了兩口。

「你這幾天都怪怪的,怎麼了?」千冬歲自是發現自家搭檔兼好友的不對勁,他忍不住開口問道,雖然原因他已經大概分析出來了。

「沒、沒甚麼……」你低下頭,指尖敲在寶特瓶的瓶蓋上,像是在打著節拍。



你們當時受的特訓中也有音樂,所以基本的音樂素養還是有的,編曲甚麼的雖說是比不上千冬歲,但還是有一點點基礎的。



「在想颯彌亞吧。」千冬歲的話差點讓你將手上的寶特瓶扔出去:「哪、哪有?」

你的臉都紅了,羞窘地瞪著自家好友:「我、我看你也很想夏碎大哥吧!」

「那是當然。」千冬歲理所當然地推了推眼鏡,「你想颯彌亞也是正常的,幹嘛這麼害羞?」



重點是這裡是片場,您老可以不要公然談論感情嗎!

你有點氣憤,卻也有點無奈。

畢竟千冬歲的作風就是這樣,落落大方,不怕閒話──因為沒有人比得過他的口才和勢力。



「總之,先把工作做好吧。」你從背包中拿出筆記本跟原子筆,打算簡單記一下方才想到的旋律。

「嗯。」千冬歲盯著你寫下的簡譜數字,「這是……簡譜?」

「對呀。」你有些害臊地搔搔頭,「不過是寫好玩的啦,你也知道我當時寫的編曲作業被老師罵得多慘。」

「寫出來給我看看吧。」千冬歲笑了下,「還有,不要對自己沒自信,要說幾遍你才會改?」對方有點無奈地推了下你的肩。

「哎,我知道啦。」一邊快速地在筆記本上寫下簡譜,一邊笑著回應友人。

千冬歲的眼神似是不經意地晃過你寫的簡譜,有點意味不明地勾起唇角笑了。





等到今天的拍攝工作結束,你才和千冬歲一起讓萊恩送回家,千冬歲住的地方雖說也是公寓,但比你所居住的公寓還要高級很多。客房就有三間,另外除了主臥和廚房還有一間儲藏室、一間工作室,除了儲藏室之外,各間房內都含有衛浴設施,客廳甚至比你家總坪數還大,第一次來的時候你整個嘆為觀止,不過千冬歲說這是他投資賺來的第一桶金買的公寓,讓你著實受到打擊了好一陣子。

自從來到千冬歲這裡借住,晚餐都是你負責的,萊恩都會留下來一起吃。



你繫上圍裙,拉開冰箱確認著剩餘的物品,思考著剩下的菜還能做些甚麼。

將菜從冰箱中拿了出來,你朝著外面喊道:「萊恩、千冬歲,明天不用去劇組,我們早上先去買菜吧。」

在聽到千冬歲的回應後,你一邊哼著今天想到的曲子旋律,一邊洗米,千冬歲在此時走了進來:「漾漾,需要幫忙嗎?」

「啊,今天吃炒高麗菜跟紅燒魚,再弄個四季豆炒肉和一個蒸蛋,你先幫我把魚拿出來解凍吧。」你一邊說著,一邊把飯煮上,然後開始切高麗菜。

「好。」千冬歲打開冷凍庫把魚拿了出來,放到盤子裡擱置在旁邊解凍,接著還順便幫你把蒸蛋弄好放進飯鍋裡蒸。

「你想喝湯嗎?」突然想到還有些材料可以弄個湯,你轉頭問道。

「好啊,暖暖胃也好,這幾天天氣有點冷。」

聽到自家友人的回應,你從冰箱中拿出味噌和其他材料,打算煮個味噌湯就好。

「是味噌湯啊,讓我來煮吧。」千冬歲接過你手上的東西,和你換了個位置,拿鍋子接水。

味噌是千冬歲家本來就有的東西,他也常常下廚,不過做的都是些日式料理,這種家常小菜他反而不太會弄,所以你就任由對方去做了,相信他煮出來的味噌湯會比你煮出來的台式味噌湯好喝幾百倍。

做好菜後,你將千冬歲幫忙端菜出去,自己將廚房收拾好,擦乾手後用隔熱夾將煮好的飯拿出去,拿了飯勺將飯打散、添了飯放到擺好的餐具中間,不過你只添了兩碗,然後就戴上吃手扒雞的塑膠手套,開始……捏飯糰。



只要有飯糰,萊恩就能配菜吃好幾個……如果直接給他用碗筷吃飯,他吃得就超級慢。

連捏了三、四個有掌心大小的飯糰,放在一個空盤子裡,「開飯了,萊恩。」



然後就見萊恩從客廳快步走了過來,拉了椅子坐下。

千冬歲正巧將味噌湯從廚房端了出來,放到桌上的隔熱墊上,將湯勺沿著鍋緣斜放,然後也拉開椅子坐好。

你解下身上的圍裙,掛回原本的地方,回到餐桌旁時,萊恩已經開動了。

「漾漾辛苦了。」千冬歲拿下被霧氣弄得霧濛濛的眼鏡放到旁邊,笑著說。

「不會啦,你也有幫忙啊。」你搖搖頭,拿起碗筷,夾了一筷炒高麗菜。

千冬歲見狀,拿著筷子雙手合十念了句你聽不太懂的日語後,才開動。



飯間你們聊了些工作上的話題,再來千冬歲扯到了你今天在劇組裡寫的簡譜,表示他想要聽。

「可以啊,唔、鋼琴可以借我一下嗎?」見到友人點頭,你放下碗筷,走向擺放鋼琴的位置,思考了一下後手指落在琴鍵上。



這首歌很輕快、其實你是拍戲的時候想到的,是在描述你和千冬歲所飾演的堂兄弟和男主角三人感情真摯的部分。

彈完後,你向千冬歲大概解釋了下這首曲子的原因,千冬歲思考了下後開口:「可以給導演聽聽看,我覺得很不錯,一會兒進我工作室,錄成電子檔燒進光碟吧。」

「欸?可是我只是寫好玩的……」你有些愣住,卻見友人搖搖頭:「漾漾,你的創作不是不行,不要這麼悲觀。」



是、這樣嗎……

最終,你還是在千冬歲和萊恩的雙重壓迫下將曲子錄成電子檔了。

反正,也只是弄好玩的不是嗎?



誰知道隔天導演聽到之後立馬開心得要將這首歌當成電影插曲,你都傻眼了。



「導演,你別開玩笑,這、這做好玩的曲子怎麼當插曲?」你瞪大眼睛,有點不能反應過來。

「我說行就行!」導演拍桌定案,你霎時有種快要暈倒的感覺。



過了兩天,你本以為導演早忘了這回事,結果你那天一到劇組就被興奮的導演重擊,表示曲子通過了審核,並要你多寫兩首插曲給他。



現、現在後悔來不來得及?

你被打擊得半天反應不過來,是千冬歲拍了拍你的肩膀道喜的時候才回過神來。



媽呀,你可沒打算往創作型歌手路上走呀。



「這有助於你的前途。」千冬歲事後對你分析道,「加油吧,漾漾。」



問題是你加不起來啊!油價越來越高了!

你想哭的心都有了。











直到冰炎回國的那天,你都還在被導演壓榨曲子中,根本忘了這回事,在千冬歲的工作室裡拼命趕曲。

你已經寫完一首表達三人剛相識時一見如故、從而結拜的曲子,手上這首編到一半的曲子是想寫林雅逸入獄時林雅言的緊張情緒。

你忙得熱火朝天、絞盡腦汁時,冰炎的飛機已經回到了國內。



為了不打擾你工作,千冬歲並沒有告訴你這個消息,等到你看到冰炎時,已經是第二天下午──因為你編完曲子後就直接倒在千冬歲家睡到了隔天下午。

而醒來的時候,冰炎正睡在你旁邊。



混蛋!千冬歲怎麼隨便放人進來啊──!

被嚇得摔下床的你在心中怒吼著。



被你吵醒的冰炎坐起身,看到你摔在地上的慘樣忍不住笑了;「睡相真差。」



差個頭!

你惡狠狠地瞪著對方,努力從地上爬了起來,冷不防被人一把抱進懷裡。



你正想掙脫時,冰炎卻先一步吻了吻你的額頭,「早安,褚。」

「早、早安……」你有點愣住,連氣都忘了要生。



──直到接觸到對方的體溫,你才發現,因忙碌而蟄伏在血液裡已久的思念,是多麼地深刻。







                 ※直到那一刻,你才明白,你有多思念對方。



--------------------------------



那個,我後來才發現還有一章(專業一點好不好

下一章完結,標準的BED END……對就是你們想的那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lionvdes 的頭像
wlionvdes

沐浴晨光之下。

wlionv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