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促著褚去洗澡,在對方拿了衣物進了浴室後,冰炎忍不住又嘆了口氣──他這輩子嘆氣的次數在認識褚之後與之劇增。
他走到自己房間,開了筆電,和夏碎討論關於任務的事情。

根據賽塔的說法,那應該是其他演藝公司派來的間諜,其實並不難辦,想在Atlantis搞鬼?光是無殿三主就先搞死他了,夏碎和他已經大概收集了證據,只差呈報上去了。

無殿的消息網十分靈通,要調查一個人更是易如反掌。

說到這裡,冰炎就不禁開始懷疑,為什麼要找他和夏碎來調查這麼簡單的事情?



將整理好的證據和文件全部用特殊手法加密傳給夏碎後,冰炎看著對方在訊息框內輸入的訊息,忍不住又嘆了一口氣。



如果不是為了褚,他才不會答應這種事情。

答應的句子都已經打好了,手指卻還在送出鍵上猶豫著,無奈地看著螢幕,他終究還是敲下了Enter。



「颯彌亞,換你去洗澡囉?」褚冥漾的聲音從外面傳來,冰炎簡單地說了句道別便關了機。











【章之捌】《那,於夜色中照亮的。》【全】





大概是因為心理調適好了吧,接連幾天的工作你都沒有再反常過。

而你發現自從那天後,冰炎便突然忙了起來,以往幾乎是對你形影不離的他,有的時候甚至連公寓都沒有回來。

雖然知道對方是有任務在身,也從千冬歲那邊驗證了,可你就是不習慣。

人果然不能太幸福,太幸福會得意忘形的。



你望著桌子上的三菜一湯,這下又要浪費了……還是拿來明天帶便當吧。

拿出一個玻璃製的便當盒,將飯鋪底、將三樣菜各放了些進去,蓋上蓋子,將剩下的菜和湯包上保鮮膜一起收進冰箱。



走進浴室,洗完澡才發現自己忘記拿換洗衣物,想著家裡沒有人,你便放心地只在下身圍了條浴巾走了出去。

一出佈滿溫暖蒸氣的浴室,冰冷的空氣就不斷刺激著你的肌膚,你連忙打著哆嗦就要往房裡奔,卻突然發現玄關似乎有人,你有點訝異地朝那邊望去,對方沒有開燈。玄關處很暗,可這時間會回來的也只有一個人。

對方抬起頭看到的就是你半裸著呆站在浴室門口看著他的畫面,頓時有些哭笑不得,朝你走了過來。

「站在那你不冷嗎?怎麼沒穿衣服?」一面說著,他一面脫下外套將你還有些水氣的身子包了起來並將你往房間帶。

「我忘記拿衣服了……所以就……」你包緊對方的外套,乖乖被推進房間裡,你走到衣櫥前拉開抽屜拿衣服,彎下腰的時候,身上的衣物及浴巾也鬆脫滑落,你伸手去抓,卻僅能包住一部份而已。

一邊抓著冰炎的外套和浴巾,一邊快速從抽屜中拿出衣物,直起身卻看見冰炎還站在那裡看著你,你的臉頰刷的紅了起來。

「你、你出去!」你忍不住大聲斥喝著,對方卻勾起了一個惡劣的笑容,站在那裡就是不動。

你不由得氣結,抱著衣服就想往浴室走,卻在踏進浴室時滑了一下,差點跌倒。

你關上門、將手上的衣服快速地往身上套,套完之後氣乎乎地走出浴室將外套還給冰炎,拿出吹風機吹頭。

冰炎笑了笑,湊了過來接過你手上的吹風機,把吹頭的工作接了過去,「別生氣。」

你看著對方自從跟你在一起之後越來越豐富的表情,也氣不起來了,嘆了口氣,任由對方在你的頭上動作,冰炎的力道很輕,手指不時地輕揉著你頭上的穴道,讓你舒服得瞇起了眼睛,有些昏昏欲睡。

「這樣就想睡了。」冰炎不禁失笑,幫你吹好頭髮之後,他把已經快睡著的你抱進被窩裡,「我去洗澡。」

「等等,你有吃晚飯嗎?」想起對方可能還沒吃飯,你的睡意全消,掀開被子就要去幫對方熱飯菜,卻被冰炎阻止:「我可以自己弄,你先休息吧。」

「沒事沒事,熱個飯菜而已。」你起身,被對方用外套包住,硬是要你穿上,你無奈,只好乖乖套上對方的外套,穿上對方拿來的拖鞋才往廚房走。

用微波爐熱好飯菜,把湯架到瓦斯爐上加熱,開著最小的火慢慢溫。



冰炎擦拭著濕髮走出浴室,坐到飯桌前。

你接過對方的毛巾,轉手替對方擦拭、拍乾長髮。

冰炎的髮質真好,如果去拍廣告一定很能說服人。

你在心中暗讚著。



冰炎任由你的動作,他逕自拿起飯碗和餐具開始用餐。

等你把對方的頭髮擦得半乾時,你才走進浴室再拿了乾毛巾繼續拍乾,並拿出梳子幫對方梳理頭髮。

直到對方的髮絲已經不再滴水,已經呈現絲絲分開的快乾傾向時,你才把對方的髮用另外一條毛巾包起來。



「麻煩。」冰炎似乎是覺得不必要這麼仔細,等等再吹乾就好。

你搖了搖頭,在他旁邊拉了椅子坐下,「不馬上吹乾,見風會頭疼,我以前就是這樣,現在冬天都不得不吹頭髮,看來真的老了。」你嘆了口氣,不禁感慨年紀增長,連身體都出問題了。

「我似乎比你大一歲。」冰炎抽了抽嘴角,忍住往旁邊人頭上招呼的衝動,

「欸?我忘了,對不起。」你眨眨眼,一時沒想那麼多嘛。

「褚。」吃到一半,冰炎突然開口,你偏了偏頭,投以疑問的表情。

「明天我跟你一起去公司,我記得你明天要去選角?」

「欸?嗯,電影的名稱是『舞華』,應徵的是男配角。」愣了一下,你還是回答了,冰炎的話讓你有點訝異,雖然知道對方有可能是從夏碎大哥那裡得知你的行程的,但是他的任務完成了嗎?

大概是你的表情太明顯,冰炎開口回答:「任務已經結束了。」

「喔,那就好。」你仔細想想,這幾天似乎有聽到一些風聲,但很快就被高層壓下去了。

等到冰炎吃完飯,你看著對方將碗盤收到廚房開始洗碗,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你覺得冰炎的眼底,似乎有些……心虛?



而你的確不知道,這人私底下到底在搞甚麼鬼,而你得知事實後會有多麼驚訝。











隔天,你看見冰炎的頭髮變成了黑色,你有些驚訝,對方不待你發問便主動招供:「這是假髮。」

「你為什麼要戴假髮?」你搔搔頭,有點不太理解。

「因為原本的髮色太招人眼球。」他拍了拍你的肩膀,「你先去收拾,今天我送你去片場。」

「喔。」你只好點點頭,乖乖去收拾自己的東西,在拿出便當的時候突然想到:「啊!我忘記帶你的便當了……」

你有點沮喪,難得可以和冰炎一起吃午餐的。

「沒關係,現場應該會有供應,你的份就給我吃好了。」他拍拍你的頭以示安慰。

「喔……」你垂下頭,將便當和裝滿熱水的保溫壺放進不織布袋裡,順手拿了兩瓶沒有冰的蜜豆奶,揹上自己的背包,「好了,可以走了。」你一邊說著一邊朝玄關走去,拿起鞋子穿上。

冰炎沒有回答,拿了鑰匙後,關了燈後跟著走向玄關穿鞋。



你跟著對方下了樓,等帶他去開車的時候赫然瞟到巷口有個詭異的人影在往這邊偷看,你直覺性往門內躲了下,等到冰炎將車開了過來你才把方才看到的情形告訴他。



「……應該不是鬼殿的人,就是狗仔吧。」冰炎瞇了瞇那雙漂亮如寶石的眸,「畢竟你現在跟千冬歲剛組團,人氣也不錯,你們的新聞可以賺不少收視率。」

「啊?是喔,那要是是鬼殿的人怎麼辦?」你不禁有些緊張,畢竟那時冰炎的傷還歷歷在目。

「那就解決了啊。」冰炎的神色微微一歛,周身散出冰冷的氣息。



敢威脅到褚安危的人,都別想活著。

畢竟是個殺手,冰炎的想法還是比較極端了些,但他相信,換作是自家搭檔的話,也會這麼做的。



「喔。」你以為對方所說的解決只是想辦法打發掉,並沒有多說甚麼,卻不知道對方所說的解決,是另外一個意思。

冰炎的殘忍,只用於他認為絲毫不重要的人身上。



那是你很久很久以後才明白的一件事。

但那時冰炎早已脫離殺手界十分長的一段時間了。











到達準備室的時候,千冬歲和萊恩已經在裡面了。

「我去找夏,中午回來找你。」冰炎摸了摸你的頭,「好好表現。」

「嗯。」你點點頭,笑了。



「漾漾,有把握嗎?」千冬歲從試鏡劇本上抬起頭,笑著問道。

「不能說十成吧,但我會盡力。」你淺淺地勾起唇角。

「可以的,那個角色很適合你。」千冬歲指了指劇本上的人物介紹,「林雅言,林家長子。」

「啊、我有看劇本,你是林雅逸,是林雅言的堂哥。」你從背包中拿出自己的劇本,一邊翻開一邊笑道。

「嗯,一起加油吧。」千冬歲也笑了,拍拍你的肩膀。



你笑著,低下頭研究劇本。





輪到你的時候,你覺得心臟好像快要從嘴裡跳出來一樣。

你闔上劇本,渾身僵硬地走進評審室。



「各、各位評審好,我是二十三號墨漾,應徵的角色是男配林雅言。」你努力壓下心中的緊張,但聲音仍是出賣了你表面的鎮定。

「很好,請演繹第十幕。」評審的聲線很平淡,聽不出情緒的語氣讓你的緊張更加往上翻了一倍。

第十幕……你閉上眼深吸了幾口氣,按照冰炎所教的,拋開雜念、鎮定心緒。

這段是單人內心戲,在自己的堂哥被人陷害,林雅言要想辦法寫狀紙替自己的堂哥辯冤,只是許久沒有動筆的昔日進士,該怎麼將陷害方的罪狀鉅細靡遺地表達出來。

再睜開眼時,你的表情和氣質已經判若兩人。



昔日裡溫文儒雅的林雅言,眉頭緊皺,墨色的眸子裡卻十分明亮,你來回走了幾步,看起來很是煩惱。

而後像是想到了甚麼,轉身走到後方一點的位子,雖沒有案桌,你卻自己模擬了出來,左手做了挽起袖子的動作,右手似拿著毛筆在寫些甚麼,在完成之後,滿意地勾起唇角,拿起紙彈了彈,表情自信而堅毅。



你再次深吸了口氣,恢復原來的狀態。



「我結束了,謝謝評審。」你朝著評審們一鞠躬,便要往外走,卻被人出聲攔住,「等等!」你旋過身,望著對方。

攔住你的評審勾起唇角,看起來似笑非笑,「我安排個人跟你對戲。」語畢,他轉頭對身後點了下頭,此時,他身後看起來像是助理的青年得到授意,往外走。



「評審好。」熟悉的聲音傳來,讓你詫異地回過身看向來人。



果然是千冬歲!



「二十四號,你剛好是應徵林雅逸的,請跟二十三號一起演繹第三幕。」



第三幕是他們堂兄弟的相會。

你們對看一眼,然後會心一笑地同時轉身拉開了一點距離,你也在轉過身的同時閉上眼、再睜開。



你像是適巧從人群中看見自己的堂兄,舉起手招了招:「逸堂兄!」

「林雅逸」是背對著你的,他似是有些驚訝地回過身:「小言。」

你揚起一個溫和的笑容,朝著對方走了過去:「許久未見,堂兄來京城怎麼沒有找雅言敘敘?」

「哪能啊,這不剛下車,正在找旅店呢。」對方也揚起了一個笑容,拍了拍你的肩。

「來住雅言家如何,雖是不大,但還是有幾間客房的。」你的笑容真摯,畢竟從小就和這個堂兄的感情甚好。

「那樣也太叨擾了,還是不麻煩小言,為兄找找旅店就可以了,反正也只待幾日。」對方推辭著,你皺起眉頭:「堂兄難得來京城,卻讓您住旅店,這可有違待客之道呢。」

「小言言之過重了,唉,既是如此,那就打擾了。」對方稍微一作揖,你也跟著回禮。

你們抬起頭看著對方,笑得燦爛,眼底淨是喜悅。



結束了這一幕,你們同時轉過身朝評審們鞠躬。

「我們結束了,謝謝。」



評審們笑得很開心,其中一名棕長直髮的女人推推金邊眼鏡,開口:「墨漾和羿雪是嗎?」

「是的。」你們背脊打直,望著對方。

「不愧是最近剛組團就有高人氣的『墨雪』,你們的默契果然很好。」她看起來很是滿意地彎了彎唇角,「林雅言和林雅逸就是需要很高的默契度才能演繹得好,你們兩位聽說都是歌手出道,能夠演成這樣很不錯,我看好你們。」

被人肯定,你有些激動地紅了臉,不住點頭道謝。

「好了,你們可以出去,至於選角結果我們會在事後連繫你們的經紀人。」

「辛苦了,謝謝。」你和千冬歲再一鞠躬,往外退去。



「啊啊!嚇死我了!」一出房間,你便差點腿軟跌在地上,被千冬歲扶住,往一開始的位子上帶:「你也太誇張。」

「我我我是真的很緊張啊!」你拍了拍熱度尚未褪去的臉頰,「接下來要等夏碎大哥跟颯彌亞嗎?」你轉頭問著自家好友。

千冬歲點點頭,「嗯,等等他們就過來了,再一起去錄音室。」

「嗯。」從袋子中拿出了保溫壺,倒了杯溫熱的水給自己壓壓神。



說到錄音,你們的專輯錄到一半,打算在下個月發行。

託組團的福,你和千冬歲之前各自發的專輯都賣得很好,聽說有要加製的趨向。



像是算好似的,夏碎和冰炎推開門走了進來,周圍的人被二人的外表吸引,開始竊竊私語。



「好了嗎?」夏碎帶著優雅的微笑問道,將周圍的議論無視最大化。

「嗯,只要等消息就可以了。」千冬歲從坐位上起身,你收起保溫壺、背起背包,也跟著站了起來。

「走吧。」存在感極低的萊恩突然出聲,走在前方帶路。

四人跟著萊恩走向錄音室。



「你們的任……你們的工作不是結束了嗎?怎麼還在公司裡行動?」你忍不住好奇地問道。

「嗯……這個,颯彌亞你來說吧。」夏碎笑彎了那雙紫色的眸,望向自家搭檔。

「……回去告訴你。」似乎不想提起這件事,冰炎的臉色很臭。

你只好點點頭,壓下心中的好奇。











錄完兩首歌,負責錄音的庚便放你們走了,因為是錄音、要收錄在CD裡的,只要有一點瑕疵就會被喊卡,一次性錄完太多首反而很容易傷嗓子。



回到家,吃完晚餐也洗完澡後,就是你們的聊天時間了。



「現在可以告訴我原因了嗎?」你一邊用廣告紙摺著紙盒子,一邊問著冰炎。

冰炎闔上手邊的書,望向你,你被他看得有些發毛,便也放下手上的事情回望著對方。

「老太婆說,要退出無殿,就要接手Atlantis。」冰炎抽了抽唇角,開口道,鮮少看到對方出現這種表情的你還來不及詫異,便被冰炎的話震驚了。

「欸──?」讓一個殺手接手一間演藝公司,不怕這間公司轉黑嗎?

「……我跟夏討論過了,這樣是最好的,跟老太婆協商後,等農曆年後,我們就要正式接手公司。」他望著你,眼底卻只有溫和堅定,「這樣,我跟你就站在同一個世界了。」



還是差很多好不好!總裁跟簽約小藝人的差距很大!

你在心中吐槽著,卻被對方揚起的漂亮笑容給震懾了。



「這樣,我就有理由站在你身邊了。如果你難過,我也可以一直在你身邊陪著你;如果你迷惑,那我就告訴你該怎麼做……我曾經身處黑暗,但我現在要試著朝我的陽光走。」他唇邊的笑容未散,「這次,讓我陪著你。」



你愣愣地點了點頭,整個人都彷彿被吸進了那雙充滿溫柔的漂亮雙眸。





                   ※如果迷惑,那就由他來照亮你的迷惘。



---------------------------------



下一章完結,暫時先貼到這裡(X

其實很多文都沒有從鮮網搬過來,這是之前出本的文章。

……說起來那些沒搬的基本都是黑歷史(汗)



希望大家會喜歡夜色。

那麼,若是有甚麼意見或感想也歡迎留言QwQ(缺乏滋潤的傢伙

感謝鍵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lionvdes 的頭像
wlionvdes

沐浴晨光之下。

wlionv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