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會喜歡上褚冥漾呢?冰炎有想過這個問題。
他明明就是個很笨拙、很平凡的路人而已,可是為什麼自己卻會喜歡上他?



「你缺乏母愛吧。」

那時,自家搭檔的回應是這樣的,儘管他是在開玩笑,冰炎還是忍不住一拳朝著對方揮過去。

不過,現在仔細想想,褚冥漾給予他的,是你從五歲後就一直隔絕的溫暖。褚冥漾像是水,滲進了他豎起的保護牆裂縫,一開始也許沒有察覺,可當發現時,那道縫隙已經填不住了。



「你這是初戀,當然會像傻小子一樣一頭熱,全栽進去了。」

自家搭檔的調侃還彷彿在耳邊,但他那時卻沒有辦法反駁。



他的確是栽進去了。

所以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的感情會得來回應。

其實他也知道太過倉促,但是在夏碎與千冬歲有意的牽線和戰術指導下,他還是做了。



看著青年再次睡去的模樣,又想到未來可能會發生的事情,冰炎的心凜了凜。

看來,夏提的事情,應該進行了。而任務,也得盡快處理完。



他走出青年的房間,拿起電話撥打了夏碎的手機。



「喂?夏,我決定了。」

話筒的另一端傳來友人低沉的笑聲:「確定不後悔了?」

「對。」他沒有遲疑地回答道。

「終於啊。」夏碎的聲音聽起來像是解脫,「先把案子解決了再來說。」

他明白夏碎指的是甚麼,「嗯,那就這樣。」說完,你切了電話。



望著自己還蓋在電話機上的手,他霎那間有些恍神。



他最愛的那個青年說,重要的事物,可以自己創造。

他最愛的那個青年說,如果沒有,那就把他算進去。



如果可以,他想要和青年一起創造,所謂重要的事物。











【章之柒】《那,於夜色中陪伴的。》【全】





等到你再次醒來,冰炎已經煮好晚餐在等你吃飯了。

冰炎會煮的東西很少,大多都是能夠填飽肚子的簡單菜色,味道卻十分不錯。



發現對方一直盯著你看,你不禁有點窘然,「不要盯著我看,快吃飯。」

冰炎點點頭,自己也開始進食。



關係的確立與改變讓你一時之間無法適應過來,要是丹恩知道自己找了個男朋友,他一定會掐著你的脖子對你施以「如何作好一個好藝人的百大守則」之碎碎念教育。



但,喜歡上了就是喜歡上了,你也沒有辦法。



許是睡了一整天,你的食量比不上平時,只吃了半碗飯,冰炎雖然覺得有些少,但也沒有逼著你一定要多吃。



看著冰炎將剩菜用保鮮膜包好、收進冰箱裡,進入廚房裡洗碗的背影,你不禁悄悄地彎起唇角。



明天就是你和千冬歲正式成團的日子,你雖然有些緊張,但你和千冬歲是老熟人,所以應該是不用擔心的。

說到這個就想到昨天被千冬歲算記,害自己和冰炎……想到你就還是有些恨得牙癢癢的。

可惡,他也喝了不少,說不定他也被夏碎大哥壓了呢。



千冬歲和自家哥哥是戀人的事情你是知道的,那時雖然覺得很震驚,可是仔細想想,這樣也好。他們倆總是過度關心對方,聽到冰炎說夏碎是為了千冬歲才進入無殿的,你不禁更加篤定了他們兩個在一起是正確的想法。

你笑了笑,起身進了房間,打算洗個澡,看看書便早點睡了。

一方面補充體力,一方面為了明天做準備。











一大早丹恩便到家裡來接你,你連忙整理好儀容,連早餐都來不及吃,就拖著冰炎出門了。



「早餐我買好了,吃一點吧,等等要是低血糖暈倒我可救不了你。」將裝著早餐的塑膠袋遞給你,丹恩的態度一點都沒變,還是毒舌得要命,可是這就是他的關心方法。

「嗯,我知道了。」你打開袋子,赫然見到兩枚飯糰,心道大概是因為他家兄長才會養成買飯糰給人吃的習慣。

遞了一個飯糰給冰炎,你拉開塑膠袋咬了一口,味道還挺不錯的,但你沒有吃多,只吃了半個就放下了,拿出保溫壺喝了口溫水漱漱口。

冰炎將自己的份解決後,你順手遞給對方一瓶蜜豆奶。



一路上,都沒有人說話,沉默的氛圍讓這段路途顯得格外漫長。



丹恩只將你送到會議廳,把你領到坐位上,拍了拍你的肩膀打了氣,又囑咐了幾句才離開。

你看著對方的背影,覺得有些難過。

明明又不是見不到了,可你就是捨不得……可能是時間也長了吧,出道的這三年來,他一直都十分照顧你。



察覺到你的低落,冰炎拍拍你的肩膀安慰著你。

千冬歲和夏碎還有萊恩在這時也抵達會議廳,他走了進來,一看到你和冰炎,他唇角就勾起了詭異的微笑。

看到千冬歲的那抹微笑,你心中的惆悵立馬消失無蹤,這渾蛋和夏碎大哥還有冰炎聯手算記他!

夏碎走到冰炎身邊使了個眼色,冰炎便點點頭,對著你說要去調查後離開。

無暇顧及冰炎離開,只因千冬歲那曖昧的笑容讓你十分想揍下去。



「你別笑了,你以為是誰害的。」你努力保持淡定,要知道這可不是私人場合,總是有其他人在的。

「你若不願,對方也不會強迫你的。」千冬歲的話無疑是一針見血,你嘆了口氣。

「喝得醉茫茫的誰有辦法分辨發生甚麼事?」你試圖反駁,卻被千冬歲的眼神逼得心虛地低下頭。

「你一定說了甚麼話刺激他。」千冬歲篤定地說,那胸有成竹的模樣讓你鬱悶了好一會兒。



其實你哪有說甚麼話刺激對方?……就只是告白了嘛……

你在心中暗暗腹徘著。



你還在組織要怎麼和千冬歲解釋的句子時,記者們卻已經到齊了。

你如臨大敵地繃直了身體,感覺到你的僵硬,千冬歲低聲安慰道:「你等等跟著我說便行了,不要緊張,平常心。」

話雖如此,你依舊僵硬地點了點頭。



等到時間到了,才開始這次的記者會,主持的人是賽塔總監。

他簡單地介紹了下千冬歲和你的身分,還有淵源,並說明了你倆要組成拍檔的原因。

從頭到尾你都只跟著賽塔和千冬歲的話句,負責點頭或者應合,你緊張得腦袋一片空白,儘管再怎麼告訴自己要冷靜,但身為一個小透明,你可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大陣仗的記者會,而且你竟然還是主角之一。



直到記者會結束,你還處在恍神的狀態,被千冬歲一掌打醒。

「都甚麼時候了還愣神!」

「總覺得很震撼啊。」你吐了口氣,這才整個人鬆懈了下來。

「瞧你那剉樣。」千冬歲嘆氣,顯然是看不慣你的膽小。

「我第一次開這麼大的記者會啊……」你的語氣還有些恍惚,「我們真的就成為拍檔了喔?」

「不然你還想要怎樣?歃血為盟?拜關公?」千冬歲翻了個白眼,對自家好友的蠢樣感到無奈。

「也、也不是啦……只是覺得好沒真實感。」你低下頭,不禁又想起了丹恩離去的身影。

「如果是擔心組團後的事,那個萊恩和我會解決。如果是擔心丹恩,那傢伙已經被公司安排好另外一個藝人了,你別瞎操心了。」知你者如千冬歲,他很快地點出了你內心最擔心的事情。

「感覺總是當個被你們帶著吸經驗的新人似的。」你撇了撇嘴,「丹恩自有安排的話那就好,也省得我擔心了。」嘴上這麼說著,你其實還是鬆了一口氣的。

「就是帶著你吸經驗,那又如何?」千冬歲拍拍你的肩膀,「和你搭檔我也有好處啊,人氣可比我一個人還高,你的知名度也會提高,有甚麼不妥的嗎?」



千冬歲這麼說也是啦……你閉上嘴,沒再說甚麼。



「下午要去錄製專輯,上次跟你說的新唱片想要你跨刀,這會兒可不是串場,而是真的成搭檔了。」千冬歲拍拍你的肩膀,

「嗯,我知道了。」回應著對方,你忍不住嘆了口氣,「認識你真的是我八輩子修來的福分。」可以認識一個總是為你著想,甚至可以說比家人還更要關心你的朋友,真的是你最大的幸運。

「也說得太誇張了吧。」千冬歲失笑,「走囉,吃飯吧,不用等哥跟冰炎了。」他搭著你的肩膀把你往前推,你只得乖乖跟著人走。



坐上千冬歲的保姆車,萊恩才淡淡地說了一句:「漾漾,歡迎加入。」

「謝謝你,萊恩。」你忍不住笑了,要知道萊恩的外表可是你比出色好幾倍,可是他卻對成為藝人沒興趣,還說當上了藝人就不能去飯糰店排隊了。

千冬歲忍不住揉了揉你的頭,「不要再那麼自卑了。」

「我沒有……」你只是,比較沒有自信而已。畢竟在這個圈子裡,需要的是出色的技藝,而你的歌聲不過一般而已……

「你能夠從演藝公司的訓練班畢業出道、站在這裡,就已經有實力了。」千冬歲的聲音聽起來很無奈,他總是不明白自家友人的腦袋到底裝著些甚麼,總是那麼悲觀。

「嗯。」也不知道有沒有聽進去,你僅是無意識地點了點頭。

千冬歲無奈,也只能任由你繼續發呆下去,讓你自己想開。











錄音進行得很不順利,你的狀況一直都不是很好。

「漾漾,這不像你的工作態度。」千冬歲的語氣中帶著些許責備,他其實不想給你壓力,可是你今天的狀態真的太糟糕了。

「對不起。」你低下頭,明明平常都可以穩下來的。

「你現在是『墨漾』,不是『褚冥漾』,把你的自卑給我扔出去!」千冬歲有些動怒,他不懂自家友人到底為什麼這麼喪氣……等等,難道……

腦袋中閃過一個可能性,千冬歲算是半試探性地罵道:「你現在才是在拖我後腿!」

果然見到自家友人的臉色瞬間慘白了下來,千冬歲按了按額角,「放鬆,你可以的,我們再來一次,好嗎?」

你努力深呼吸調適心情,然後才點點頭。



不能夠拖對方後腿……



雖然這樣子的激將法是不太好的,但確實激發了你的潛力,甚至還超水準表現。



這一次,你的部分一次OK。

千冬歲鬆了口氣,他的部分可還有一兩句要重來呢。



你坐在錄音等候室的外面在等待千冬歲錄完音的時候,冰炎和夏碎也結束了調查工作來到這裡。

看到你一臉慘白,冰炎皺起眉頭,「發生甚麼事?」

你搖搖頭,抿著下唇不發一語。

「說。」他的聲音帶著些許的怒意,見狀,夏碎拍了拍自家搭檔的肩膀,轉而問向萊恩:「發生甚麼事了?」



「可能是覺得自己和歲成為搭擋之後會拖歲後腿,漾漾自從記者會結束後就一直這樣,勸也勸不聽,剛剛是被歲罵著激發潛力才錄完的。」萊恩簡單地敘述了下,而冰炎的臉倏地沉了下來,夏碎也皺起眉頭看著你。

「褚,你怎麼會這麼想?」夏碎按住自家搭擋的肩膀,示意對方讓他來說,冰炎深吸了一口氣後往後退了一步,保持沉默。

「……我一直都……做不好……」你也知道不是你的問題,你一直這麼怯弱才是在拖千冬歲後腿,可是等到真的組團了,你才發現你其實很不安,非常的不安。

一直告訴自己沒事沒事,但總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你怎麼可能沒事!

你的唇失去血色、不斷顫抖著,夏碎推了推自家搭檔,以眼神示意對方不要太兇。



「啪!」但冰炎並不是個好脾氣的主,他一看到對方一副自卑的模樣就內心冒火,忍不住伸手往對方的後腦巴了下去。

夏碎和萊恩以及錄音準備室裡的其他人包括你都傻眼了。

這是冰炎除了剛認識你的那個晚上,第一次對你這麼兇。



雖然隱隱知道對方一但將你當成自己人,就不可能會用之前那般有禮的態度對你,可是後腦的疼痛讓你有種腦震盪的錯覺,下手也太重了吧!

下意識揉著自己受創的後腦,眼眶也因生理性泌出了淚水、泛紅了起來,冰炎的怒氣總算是消了一點點。

「你在自怨自艾個甚麼勁?還沒有努力你幹嘛妄自菲薄?」冰炎按了按因暴怒而作疼的額角,開始懷疑自己的眼光,怎麼就看上這個笨蛋了?

「我……只是……」你垂下頭,抿緊唇不發一語。

「等一下他們還有行程嗎?」冰炎向萊恩問道,萊恩搖搖頭,「今天就暫時這樣,明天有電台訪問和雜誌邀談以及晚會。」

「那這個笨蛋我先帶走了。」冰炎一把拎住你的後領拖走,取過夏碎一臉微笑地遞來的車鑰匙。



雖然知道冰炎對於自己人和外人的對待方式不同,但你還是很懷念以前那個冷淡的冰炎!

大難臨頭還不知死的你腦袋還在殘的同時已經被人拖上車開往回家的路了。



「你到底,在害怕甚麼?」在停紅綠燈的時候,冰炎嘆了口氣,轉頭看著仍然慘白著臉不發一語的你。

「我、我不知道……」你也知道不能夠這樣,但你總是忍不住往另一個方面想,然後越陷越深。

冰炎輕輕地嘆了口氣,「你為什麼,不能夠相信你自己一點?」

紅燈轉綠燈,他踩下油門,車子開始繼續前進。

「相信……自己?」你有點迷茫地望著前方,二十幾年來的衰運,真的能夠讓你相信自己嗎?

「我不管你以前發生了甚麼事,現在的你是現在的你,你要是再敢糾結於過往,我就──      。」最後幾個字,他僅以氣音說出,你聽不清楚。

你雖然想開口詢問,可是你卻下意識的覺得,還是別問的好。



車子很快地停在自家公寓樓下,冰炎要你先上樓,他則去找停車位停車,你點了點頭,先行上樓。



你坐在沙發上,想著冰炎方才說的話。



現在的你、是現在的你……

不管以前發生了甚麼事……你都還是現在的你……

假設一直這麼糾結下去,才是在拖累千冬歲嗎……

你縮在沙發上,整個人蜷曲成一團。



冰炎打開門,看到的就是自家戀人像蝦子一樣蜷縮在沙發上的樣子。

現在可是冬天,就算是在家裡,這樣縮在沙發上你以為就不會感冒嗎?

他有些好氣又好笑,他走上前,將人從沙發上抱了起來,走進臥室。

「欸──?」正沉浸在自我思考中的你有些錯愕,「放、放我下來──」

他把你放在床上,為你拉好被子,自己則坐在床沿。



「如果你不能夠一個人面對的話,我會陪在你的身邊。」漂亮的艷色雙眸專注地望著你,眼底寫滿了認真和溫柔。

你點點頭,忍不住伸手抱緊了那人的腰。





              ※對他而言,所謂重要的事,就是陪伴在你的身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lionvdes 的頭像
wlionvdes

沐浴晨光之下。

wlionv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