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在懷裡睡去的青年,冰炎輕輕勾起了唇角,輕手輕腳地將人抱起,走進浴室內幫彼此清洗一身的髒亂,幫青年擦乾身體的時候,看見對方那白皙的肌膚上佈滿的紅痕時,他差點忍不住又起了反應,連忙按捺下心中的慾望,將青年打理好,冰炎也穿上衣服,將人抱出浴室,先放在自己房間的床上,自己則去清理方才留下的滿床狼藉。
待一切處理完畢,才將青年抱回他自己的房間,放到床上、掖好被子。看著青年安穩的睡顏,冰炎有一種好像得到了全世界的錯覺。

他從另外一邊小心地躺上床,從背後抱住青年的腰,用下巴蹭了蹭對方的髮,緩緩睡去。











【章之陸】《那,於夜色中牽繫的。》【全】





你醒來的時候,還沒意識到現在的情況,只覺得自己好像被甚麼很溫暖的東西環繞著,你睜開眼睛,眼皮沉重得讓你一瞬間有想要放棄起床的想法,身體一動便覺得酸疼不已,頭也隱隱作痛著。

你掙扎著想要起身,卻發現自己的腰間環繞著一雙有力的手臂,扳都扳不開,誰的手啊這是……等等!怎麼會有其他人的手?你不是自己睡嗎?

你嚇得睡意全消,昨晚的記憶模糊的在腦海裡閃過,那些令人羞恥的畫面和聲音在你腦海裡翻騰著,這、這麼說……那、那不是夢!

察覺到這個事實的你嚇得臉色刷白、渾身僵硬。

早就醒了的冰炎發現你的不對勁,連忙輕聲問:「怎了?哪裡不舒服?」

那熟悉的聲音讓你瞬間聽見了內心有甚麼東西碎掉的聲音。



「呵、呵呵……」你乾笑了兩聲,「早安,冰炎……欸?」感覺到對方不滿的掐了掐你的腰,你有點反應不過來。

「……颯彌亞。」過了半晌,他才開口,你這才意識到對方是要你喊他的名字。

「颯、颯彌亞,早安……」你趕忙重新說了一遍,他這才放開雙手,回了聲:「早。」



你不敢開口問昨天晚上的事情,對方的態度改變也直覺自己絕對不能把昨晚的事情當作沒發生過,於是你故作輕鬆地開口:「我、我去做早餐……」然後想要從床上起來,卻發現腰根本痠痛到不像是自己的,一瞬間你的面部表情扭曲至極,你不禁慶幸自己是背對著冰炎的。

「……我去,你別動。」發現你的難處,冰炎一把按住你不讓你動彈,自己則起身走出房間。



在他走出房間的瞬間,你拉起了棉被往自己的頭上蓋,猛力的動作又扯到了腰部,讓你疼得疵牙裂嘴。



褚冥漾你這個白癡!讓你喝酒讓你喝酒!讓你亂性讓你亂性!這下可怎麼辦!都還沒想好呢就被人給吃了!白癡白癡白癡!笨蛋笨蛋笨蛋!

你自暴自棄地縮在被子裡,腦裡不斷罵著自己。



可是都已經成了事實,你也不能繼續逃避。

冬天的早晨雖然還是有著寒意,但把自己蒙在後重的被子裡還是很熱的,不一會兒你便覺得喘不過氣來,索性煩躁得一把將被子翻飛在地,然後又因為扯到腰部而倒在床上哀哀叫。

既然動彈不得,你索性就癱在床上不動了,一下子便又被睡意侵襲,乾脆直接睡了過去。



等冰炎端著粥走進來的時候,就看到一床被子被扔在地上,你則呈大字型趴在床上呼呼大睡的畫面。他不禁啞然失笑,把粥放到床頭櫃上、撿起被子,然後把人叫醒。

看著對方迷迷糊糊地起床吃粥,還被粥燙醒的樣子,他忍不住笑了。



你發現那個害你起不了床的混蛋笑得一臉歡樂,不禁氣得興起了想要把手上的粥蓋到他臉上的衝動,可是為了你的小命,你還是忍了下來,對方可是殺手耶,這一蓋下去你還有命在嗎?



「你笑甚麼!」你狠狠地瞪著對方,冰炎不太會哄人,只好坐在床邊、接過你手上的粥碗,一勺勺舀了吹涼後送到你嘴邊。

你有點訝異地看著對方的動作,然後被動地開口吃下對方餵來的粥,裡面只加了肉末和蛋、一些切碎的高麗菜還有一點鹽,可是味道卻還不錯。

沒想到冰炎會煮粥……一邊想著,你一邊享受著對方的餵食服務。

一大碗粥吃了下去,你覺得自己似乎飽得快要吐了出來。你懶洋洋地躺回床上,渾身的痠疼讓你骨子裡的懶惰全部激發了上來,一點兒也不想動地攤著。

冰炎收了碗,過了一會兒才走了回來,把還帶著水氣且冰冷的手掌覆上你的額頭,確認你沒有發熱後,他才放下心,坐在床邊看著你。



你被看得渾身發毛,「你、你做甚麼一直看著我?」

冰炎沒有馬上回答,過了半晌他才輕輕地回了幾個字:「只是想看著你而已。」



媽呀這是發生甚麼事情?冰炎怎麼變得這麼肉麻了啊!你一時間根本接受不能啊!

但冰炎接下來的話卻讓你停止了腦內的咆哮。



「褚,你後悔了嗎?」冰炎的聲音不大,可是你卻清清楚楚地聽見了裡面蘊含的失落。

「甚麼?」你有些反應不過來,不明白對方的意思。

「我是說,後悔和我上床。」冰炎的話語十分露骨,讓你有點接受不能地紅了臉。



這時候才一副被拋棄的小動物模樣是要怎樣?被占了便宜的是你吧!

你有點無奈,可你也因此開始正視這件事了。



你並不是一個可以接受一夜情的人,好吧,現在已經算是了。雖然你不是甚麼需要守貞節的女人,你是個大男人,但你還是沒有辦法在和人發生關係之後當作甚麼事都沒有。

你嘆了口氣,抬眸望向有些喪氣的冰炎。



「那畢竟是酒後亂性……我不會怪你,但冰……颯彌亞,你是一個殺手,行走在黑暗之中,而我是一個公眾人物……對於我們發生的事情,我並不後悔,但是要我和你在一起,我很猶豫……」你努力組織著語句,雖然仍有些亂七八糟,但你相信他可以聽得懂,你低下頭思索著要怎麼解釋。



要你跟他在一起,你並不是不想,可是你很猶豫。

如果說,冰炎一直都當殺手,而你一直都是個藝人,你們兩個在一起,要怎麼隱藏彼此的身分?更何況,冰炎的外表那麼搶眼,很容易就會被人注意到,不像你是個路人臉,走到哪兒都不用擔心,但也總怕有個萬一,要是被發現,這事情就鬧大了,而且你也覺得,你和冰炎的進展快到你有點無法接受。

你們才認識快兩個月,為什麼就到了上床的階段了呢?

你有些頭疼地扶著額頭想著。



「我可以瞭解你在顧慮甚麼,我並不強求你回應我的感情。」冰炎清冷的聲音在房間裡迴盪著,你不敢抬頭看他的表情,但你聽得出對方語氣中帶著些許的失落。

「我明白,當我加入無殿的殺手之後,我就一腳踏入了地獄,我明白,我和夏都明白。可是那時候夏是想要保護自己的弟弟,而我,則是覺得……無所謂。我的世界早就失去了很多重要的事情,如果說成為殺手可以讓我找到一些目標,我也無所謂。但是,我沒有找到。」這大概是冰炎和你認識以來說過最長的話,他的聲音中帶著茫然,「為什麼會喜歡你呢?我也不知道,只是覺得,想要抓住那抹屬於自己的溫暖吧。」他輕笑了聲,「昨晚是我太莽撞了,抱歉。我們的確是不同世界的人,也許就該生存在不同的環境。」而他不應該奢求不屬於自己的溫暖。



「颯彌亞,你比我還笨。」你嘆了口氣,「我總是被你罵笨,總是被所有人說遲鈍、傻,我是傻,我是笨,可是我明白,沒有人在世界上是沒有價值的。」他怎麼可以將自己的存在否定,他明明就比自己還要優秀許多,「生命中有許多是重要的事情,如果沒有,你為什麼不試著自己去創造?」

「我五歲被無殿三主收養,十二歲就獨自執行了第一個任務,十六歲的時候和夏碎搭檔,我的生命裡充滿了血腥與殺戮。」冰炎闔上雙眼,「創造對自己重要的東西?當我成為殺手的時候,這一切就是種奢望。」因為怕連累、怕失去,他至今還是習慣把一切保持原本的模樣,只是遇到你是他的失策,這也是他第一次的放手一搏,「死亡對我而言並不可怕,那只是閉上眼睛而已。周公夢蝶,是蝶夢還是夢蝶?」

「……」這是冰炎第一次對你袒露心聲,從小就被當成殺手培養的孩子,該是怎樣的心靈扭曲?也許是你太幸福了,所以無法體會。

你一直覺得,喜歡上冰炎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因為你和他同為男性,因為你和他的職業不同,因為你覺得他太優秀了。

可是你沒有想到對方會是這麼想自己的。

奢望?他將自己想要的一切都當成奢望?只因為他是個殺手?

如果你的心狠一點,如果你不瞭解冰炎,只當他是一個殺手的話,你也許會這麼認為吧。

可你瞭解他。他只是孤單罷了。

可是因為長年來的習慣,他不覺得自己被寂寞環繞著,把自己和周遭的人,隔了一道厚厚的牆。



「那就,把我算進去吧。」腦子一熱,你便吐出了這句話,然後你跟他都愣住了。

但是吐出口的話總不好再收回去,你只好咬著牙繼續說道:「我們都走到這一步了,你不會是想賴帳吧?」你索性一改方才的猶豫語氣,乾脆誣賴起對方了。

「……你答應了?」冰炎愣是半天才反應過來,你看著他難得犯傻的樣子忍不住笑了出聲。

點了點頭,還來不及說些甚麼,便被冰炎抱進懷裡。



既然都答應了,那就一起面對吧。

那些顧慮就留給以後再說了。



你輕輕拍拍冰炎的背,笑了。





           ※不知何時早已被牽引著,為那人所繫,繞成解不開的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lionvdes 的頭像
wlionvdes

沐浴晨光之下。

wlionv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