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灑下,透過半開的窗戶,送進寒涼的夜風。銀髮的男子靠在窗邊的牆上,面色不善地望著眼前黑髮的友人兼搭檔,「你到底想說甚麼?」
見到友人有些不耐的表情,夏碎笑了,「你喜歡褚。」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

微微一愣,顯然沒有反應過來的冰炎讓夏碎笑得好不歡樂,難得看到強勢的自家搭檔愣住的樣子,心情真是好啊。

其實,冰炎自己一點也沒有察覺到,自己喜歡褚。他一直以為,心中的那抹奇怪的情愫,應該是生病了,可是在詢問過九瀾後,卻得到對方一個大大的白眼,說他健健康康的,根本沒有大病,但卻一直沒有告訴他,他到底是怎麼了。

現在,似乎一切都明朗了?那不是病……而是……一種名為「喜歡」的情緒?

所以,見到他嗆到,會反射性地幫他倒好開水;會擔心他受傷,在他打碎盤子的時候第一時間衝進廚房察看,確認沒有傷口後,心底更是鬆了一口氣……



這種情緒,這種奇怪的感覺……就是……「喜歡」?



「看來你自己想通了。」夏碎抿唇笑著,看到自家搭檔眼中猛然閃過的恍然大悟,他在心中悄悄搖頭嘆息。

平時敏銳靈光的搭檔,怎麼會遇到感情就變得如此遲鈍愚笨?看來世界上果然沒有十全十美的人,冰炎可以說是全能型的殺手,不管在哪一方面,他都是數一數二的,但上天給了冰炎這樣子的條件,卻沒有給這個人「情商」,他不知道甚麼是喜歡,不知道甚麼是愛,不懂得怎麼去表達,這就是冰炎缺乏的部分。



「儘管如此,那又能如何?」冰炎半晌才開了口,吐出的語調依舊淡然,但和冰炎熟識的夏碎,怎麼會聽不出來他語氣中的僵硬?

「我記得你不是那麼畏縮的人,如果你真的喜歡的話,就去追吧。而且我相信,褚應該對你也不是沒有感覺的。」夏碎吁出一口長氣,希望自家搭檔可以開竅,不然他這番旁側敲擊便算是白費了,當時九瀾來找他談論冰炎去找他的事時,九瀾可是笑到他都起雞皮疙瘩了。不過基於朋友情誼,他還是決定和歲來找二人,在看到真實情況時,他和歲都差點笑死,天啊,這兩人也太遲鈍了吧?這感覺就像新婚夫妻的生活啊!為什麼他們可以渾然不覺啊?根本就是兩個笨蛋吧!

看來之後的開導還是順利許多的,接下來就要看歲那邊是如何開導褚的了。不過在那之前……

「冰炎,我這邊接到了一個新任務。」解決了自家搭檔的感情問題,夏碎開始談論正事──雖然他並不覺得這算是「任務」。

聽到有任務,冰炎從思考「喜歡」的定義中拉回神緒,望向夏碎。

「是扇董事那邊傳來的……內容是……」夏碎遲疑了下,他等下說完是不是應該腳底抹油落跑?嗯,窗戶應該是個不錯的選擇……

「快說。」冰炎皺了皺眉頭,難得看見自家搭檔如此躊躇的樣子,卻不知道他家搭檔在想著怎麼逃跑。

「扇董事要你去Atlantis當保鑣。」說完夏碎就一秒朝著窗戶靠近,準備伺機逃跑。

「哈?當保鑣?」出乎夏碎意外的,冰炎並沒有動怒,僅是皺了皺眉頭問道。

他這才放下心,回答:「扇董事說有人在她的公司裡搞鬼,她需要確切證據,這個任務並不危險,而我們又和身為Atlantis麾下藝人的歲和褚走得很近,這才找我們。」其實夏碎他自己也知道這個理由並不充足,可以說是漏洞百出,搞鬼是一回事,扇董事的本事怎麼可能處理不了?重點是扇董事知道了「褚」的存在,將冰炎當成自家孩子的扇董事一方面是見到冰炎終於開竅喜歡上一個人,所以想要製造他和褚相處的時間,「近水樓台先得月」,另一方面則是滿滿的惡趣味,想要看從小就對自己沒有好臉色的小冰炎在面對感情時會是怎樣的態度。不可否認的,夏碎也很想看看自家搭檔的反應,所以和高層上司達到了「共識」……

「……好。」冰炎不是沒有察覺到任務內容裡的漏洞,他只是不想說穿而已,說實在的,他總是下意識地想要離褚近一點。



冰炎卻不知道,這一切都只是自家搭檔和自家無良監護人之一的陰謀……











【章之肆】《那,於夜色中纏繞的。》【全】





千冬歲和夏碎大哥離開後,冰炎便和你談了和他的「任務」相關的事情。

「你是說,從明天開始,你就要跟我一起去公司?」你愣了愣,望著冰炎。

「對,夏碎跟我說的任務。」冰炎自己也有點心虛,可是他表面上還是一本正色。

「啊啊、也不是不可以啦……不過為什麼公司內部有人在搞鬼,『無殿』董事卻要去管啊?」你偏了偏頭,顯然是很不明白。

「『無殿三主』──鏡、傘、扇,而扇恰巧是Atlantis的董事之一,僅此而已。」冰炎說完才發現你已經完全愣住了,你們公司的大Boss居然是『無殿』的主人,這是怎樣的驚人內幕啊!

「明天我和你一起去Atlantis。」見到你完全愣住的樣子,顯然也知道你不會那麼快回神的冰炎如是道。

你這才回過神來愣愣地點了點頭。

一起去就一起去啊,那這樣明天是不是要做便當?

一邊思考著明天要吃些甚麼的你絲毫沒有察覺到你現在的舉動根本就像個人妻。



見到你同意,冰炎也沒有多說甚麼,逕自打開了九瀾幫他帶過來的筆記型電腦,連上網路搜尋Atlantis的相關資訊,儘管這個公司是扇董創立的,一直在無殿的你根本就沒有接觸過相關的資訊,既然要進去臥底,就要把相關資訊理解完善。

你看著冰炎靠在沙發上認真地盯著電腦螢幕,時不時還敲幾個字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很想笑……並不是覺得很好笑,而是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那種感覺跟吃到你最喜歡的甜食時是一樣的,說到甜食,因為冰炎受傷的關係,你好久沒有自己做甜食來吃了,等等就做個蒸布丁吧,冰箱裡面好像還有冰炎喝剩的兩瓶蜜豆奶,是上次超商打折時你順手搬回家的,蜜豆奶很甜,嗜甜如命的你自然是喜愛的,但其實最重要的是,身為一個藝人,就算只是小透明,特殊日子還是會很忙的,那些時候可能忙到沒有時間可以吃東西,這時糖分十分高的蜜豆奶就可以讓你撐一整個早上或下午,很頂用的,後來發現冰炎好像挺喜歡喝的,就全都給他喝了。

你心情很好地走進廚房,卻沒有看見,本來專注盯著電腦螢幕的冰炎移開視線,看著你進了廚房,唇角勾起了一抹漂亮的弧度,和你方才的笑,一模一樣。只是,你們都沒有發現,那種笑容,名為「幸福」。











隔天,你依舊早起做好早餐和午餐,與往常不同的,是你這次把午飯分成兩分裝進了便當盒裡,早餐也用保鮮盒裝好,打算等一下路上吃。

拉著冰炎坐上了丹恩開來的車,丹恩見到冰炎,有些遲疑:「這位是?」

「這是我的保鑣……呃……」正要向丹恩介紹冰炎時,卻猛然發現自己不能再像以前一樣在別人面前稱呼他為冰炎了,因為這個稱呼,被內行人聽見的話就暴露了。

「我是颯彌亞,你好。」冰炎顯然也察覺到你的顧慮,便自己接了下去。

這是你第一次聽見冰炎的名字,儘管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些拗口,但你還是很開心,不過卻有一點失落,畢竟,和他相處的近一個月以來,他從未主動對你說過自己的名字……儘管你知道對方的身分,你還是覺得很難過。

「你為什麼要請保鑣?」丹恩皺起眉頭,有他還不夠嗎?

「呃……」這你倒是沒有想到,這傢伙要是怒起來說不定就不當自己經紀人了,這可不成,得忽弄過去。

正當你絞盡腦汁在想要用甚麼理由說服丹恩時,冰炎卻開口了:「最近褚家附近常常有鬼殿的人在徘徊,所以雪野千冬歲雇用了我。」其實冰炎說的也算是事實,只是鬼殿那群人最近已經很少出現了,看來是放棄了。

聽到理由,丹恩陷入了一番思考,「鬼殿嗎……?那樣的確棘手了……哼,雪野家的那個還真是多管閒事。」丹恩一向跟千冬歲不對盤,想來是兄控情節,不過他也不得不承認,千冬歲的確很關心你,身為一名經紀人,看見自家藝人能有個這麼要好的圈內朋友,他還是挺欣慰的。

看到露餡危機解除,你也鬆了一口氣,悄悄地看了一眼冰炎,發現對方也盯著你看,對上眼睛的瞬間你像是觸電一樣轉開了頭,假裝在看窗外的風景,但你的耳根已經紅了。

都是千冬歲他們,幹嘛說開呢,搞得你現在只要和冰炎對上眼就會覺得害羞……

本來就是,原來沒有察覺到你喜歡對方的時候,是沒啥感覺的,一旦查覺到了,就會開始在意的要命,再者就是害羞……表面上似乎還是和平常相處一樣,可是你已經不敢坦然的和冰炎對視了。

冰炎自是察覺到你的動作,也察覺到其中的不對,可是他並沒有說破,只是心底泛起了一抹酸澀的感覺,因為他發現你似乎有點在逃避他。

各懷心事的二人,一個死命望著窗外發呆,另一個一直盯著對方的側臉,面色微沉、若有所思,過了半晌,你才猛然想起你放在腿上的袋子裡有早餐。

連忙將早餐從不織布袋裡拿出來,打開保鮮盒,裡頭是你早上做好的雞肉三明治。

「丹恩,我做了早餐,你要吃嗎?」拿起其中一份,你問著駕駛座上的丹恩,他似是有點訝異,剛好前方紅燈,他便停了下來轉過身接過你手上三明治,送進嘴裡前還不忘挖苦你:「你吃錯藥?這一個月你居然都早起做早餐,這可不像你。」開玩笑的語氣在平時聽來並沒有甚麼,但現在的你就是覺得窘迫。因為你做早餐的習慣,是因為冰炎才養成的,那時當然每天都會帶,順便也幫丹恩帶上一份。

「自己做的不是比較健康嗎?」你壓下心中的窘迫,努力平靜語氣。

「也是,味道還不錯,我也算有口福,謝啦。」可能是吃人嘴軟,丹恩沒再挖苦你,你也鬆了口氣。

你將盒子往冰炎那湊了一點,「冰……颯彌亞,你也吃吧,我有多做。」差點口誤的你險些咬到舌頭,還好有轉回來。

「謝謝。」他伸手拿過其中一份,其實那份本來就是做給他的,只是礙於丹恩在場,只能裝模作樣點,你拿起盒子裡剩下的最後一個三明治,咬了一口。

「我說你小子是不是戀愛啦?」丹恩冷不防的問句讓你差點沒被三明治噎死。

「咳、咳──!」連忙取出保溫杯喝了幾口熱茶把食物勉強嚥下,你才開口:「去你的,我跟誰戀愛去啊?你還是千冬歲?這段日子我只有和你們接觸吧!」

「呿,你最近一空閒就回家,大家都在想你是不是交女友了呢,都想看看你的女友長甚麼樣子呢,我話可說在前頭,你要是交了女友不告訴我,這兄弟不用當了。」丹恩將最後一口三明治塞進嘴裡,從手排檔的後方小型面紙盒抽了張面紙一面擦嘴一面說道。

「沒有你想的那個人!」你幾乎無奈地說道,心底卻怦怦地跳了起來,畢竟你回家都是為了要陪冰炎,若是真要說,那個「女朋友」還真可以算得上是他……意識到這件事,你的臉頰不由自主又紅了起來。

「是、是,沒有就好。」丹恩顯然不太相信,於是隨口敷衍了你幾句,車子在這時也駛進了公司所在的停車場。

你連忙將手上的三明治狼吞虎嚥地吞下,喝了幾口茶順了順食道後,也伸手抽了張面紙擦了擦嘴,準備下車。

見到你吃得如此急,冰炎皺了皺眉頭,欲張口說些甚麼,卻是想到了他現在只是你的保鑣,複又閉上了嘴,慢條斯理地吃下最後一口三明治。

你遞給他一瓶蜜豆奶,他道了謝,取出吸管插進包裝裡吸了一口。

車子很快地開到他們的專屬停車格,丹恩熄了火,率先打開車門下車,你和冰炎也相繼下了車,丹恩將車門鎖上後,便領著你們走向電梯。

進入公司內部時,你發覺大家的目光都停留在冰炎身上,甚至有不少人在議論這是不是新人,不知道能不能去搭訕之類的。

「啊啊……冰、颯彌亞比我還像藝人呢,你看大家都看著你。」你笑了笑,暗暗賞了自己一掌,不要再講錯了,真講錯就完了。

「無聊。」從鼻腔裡哼出一聲,顯然是十分不屑。

「那是因為颯彌亞太顯眼了,所以大家都忽略了你。」丹恩嘆了口氣,「為什麼我家的藝人這麼路人臉呢?」

「那還真是不好意思喔!」你咬牙切齒地回道,「不如從今天起,颯彌亞給你當藝人算了!」這混蛋,居然消遣你!

「如果颯彌亞願意的話,倒是可以。」丹恩眨了眨眼,你冷哼,這傢伙,你看他要是知道冰炎的真實身分還不嚇到辭職?

「我對當藝人沒興趣。」冰炎淡淡地開口,要不是任務他不會出現在這裡。

丹恩一邊嘟嚷著真可惜一邊做出扼腕的樣子,讓你十分想一拳揍翻這個混蛋。



「話說回來,雪野好像有意要和你組二人團,你有意願嗎?」丹恩突然一改方才的欠揍樣,開始說正經事。



這件事情你知道,之前千冬歲就有同你提過了,雖然很樂意,可是組團卻不是說組就能組的,所以你當下並沒有答應。



「我知道,可是我目前還沒有答應,畢竟組團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你皺了皺眉,回答道,「而且我的人氣並沒有『弈雪』來得高,說不定會拖累千冬歲。」

「你總是為別人著想的話,你自己怎麼辦?」丹恩嘆了口氣,「你的人氣和雪野的確是不能比的,可是你們兩個合作的節目收視率都異常的高,也就是說其實觀眾很喜歡你們兩個的組合,如果組成團體是很好的一件事。」

「可是……」你還想開口,卻被丹恩打斷:「行,我不說了,你別再可是了,如果是擔心經紀人的問題,我實話實說,我和我哥已經討論好了,此事若事成了,屆時擔任你們二人經紀人的,會是我哥,不是我。我帶其他人是沒關係的,說不定離了你我還會飛黃騰達呢!」丹恩的語氣故作輕鬆,可是你聽出了他語氣中的不捨。

「丹恩……」你望著眼前的青年,他總是對你惡言相向,可是他對你的關心卻不比千冬歲他們還要少。

「行了行了,別太感謝我。」丹恩笑笑,裝得一派輕鬆,其實他自己也十分不捨,可是為了你的前途,也許這樣子是最好的。

他把你領到B會議廳,「今天來公司就是要討論這件事,到時你可別給我拒絕,小心我揍你!」他刻意的惡聲惡氣卻讓你眼眶泛熱,你僅能點了點頭,跟著丹恩走了進去。



一進入會議廳,便看見千冬歲和萊恩已經坐在裡面了,旁邊還坐著安因及賽塔兩位總監。



「不好意思來遲了。」丹恩客氣地朝著裡面鞠了個躬,然後把你們領了進去。

其他人見到冰炎一點兒反映也沒有,這讓你有些訝異,喂喂,冰炎不是外人嗎?讓他進來真的可以嗎?還有夏碎大哥你怎麼就站在角落,等等,安因跟賽塔總監您們是真的沒看到冰炎跟夏碎嗎?

冰炎按了按你的肩膀,湊過來低聲說道:「安因跟賽塔認識我們。」



哪尼!他們居然是認識的?

你驚愕地瞪著冰炎,丹恩見到你還傻愣愣的,便伸手將你拉過去坐下。



還處於震驚狀態的你,呆呆的讓人拉了過去,丹恩看得心底氣急,偏偏你又沒察覺到現在的情況,丹恩暗暗給了你一拐子,你吃痛回神,轉過頭只看到丹恩笑得一臉燦爛:「現在可以開始了。」

冰炎跟夏碎默默地分別站在你和千冬歲身後的位置,隨著賽塔的開口,你這才意識到,你真的要和身旁的這個,一直陪伴著你進入演藝圈的經紀人,說再見了……



似是察覺到你的心情,冰炎輕輕地按了按你的肩。

肩上傳來的力道不重,可是卻讓你心中的難受消失了不少。



算了,又不是再不能相見了。

你這麼想著,定了定神,心底的那點惆悵也消失了。



希望一切都能夠順利。



正在專心開會的你並沒有察覺到,冰炎的手一直沒有移開。

而安因與賽塔看著你的眼神,愈發奇異。



整個會議進行得十分順利,甚至連你們甚麼時候放出消息、怎麼炒作新聞都討論好了。

你看著身旁說話落落大方的丹恩,心裡明白對方其實帶著幾分不捨。

可是,沒辦法……

你也知道,跟千冬歲組團,遠遠比你一個人單打獨鬥來得好。

到這時,你本來壓下去的惆悵又浮上了心頭。



直到走出公司,你依舊有些茫然。

那是一種,對未知的未來感到迷惘的感覺。



冰炎默不作聲地坐在你旁邊,見到你失神的模樣,他忍不住湊了過來拍了拍你的肩膀,低聲開口:「沒事的,我陪你。」他的聲音很小,幾乎是靠在你耳邊說的,你不清楚丹恩有沒有聽見,可是你卻因為對方的話語而安下心來。



……陪著、自己……嗎……?

這個叫冰炎的殺手真的影響自己很深啊。

你忍不住闔上雙眼,靠上了椅背,此時,你才突然意識到,自己似乎沒救了的事實。







            ※當你察覺的時候,已被那蔓長的情絲纏繞,宣告無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lionvdes 的頭像
wlionvdes

沐浴晨光之下。

wlionv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