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望著手上的輸液管,裡頭是艷色的鮮血,不斷流入失血過多的體內。
身旁靜默無聲的男子正在替他重新處理傷口,已經縫好的線就暫時沒動了,他重新替傷口消毒,噴上組織內研發的、促進傷口癒合的藥劑,再用紗布繞上、固定。

「解決了嗎?」青年的聲音依舊清冷,仿若窗外那微刺的寒風。
「那批人都解決了。只是擔心對方不死心會再派人來這裡站哨。」男子脫下手上沾著刺眼血跡的醫療橡膠手套,推了推鼻樑上的黑框眼鏡,鏡面下的眸竟是妖異的金色,過長的瀏海遮住了那雙漂亮的眼眸,形狀姣好的唇角彎起的弧度卻很殘酷,「也沒甚麼好收藏的嘛。」
「你那怪異的癖好怎麼還沒被抓去關個幾百年?」青年翻了個白眼,顯然是對男子的話感到十分無奈。
「嘖嘖、你們都不懂人體器官的美麗。」男子笑得詭異,漂亮的唇形更是上揚,「啊、是說,你得在這裡住上幾個月,鬼殿的傢伙挺纏人的,好似殺不完的螞蟻,真煩。」
「我明白,房子的主人已經同意了。夏那邊怎麼樣了?」青年順勢問道,小心地移動身子躺下。
「他啊,只要我轉告你兩句話。」男子的聲音帶著忍不住的笑意,「『冰炎,你也有這天啊?』『放心養好傷,剩下的我會替你搞定。』」出口的話語和聲線竟與青年記憶中的那人不謀而合。
「……」青年只有無言以對的沉默,他早該知道那傢伙肯定不會放過這個嘲諷他的好機會,「我知道了,叫他撐住。」
「那是當然。」男子笑笑,「那我就先走了,血輸完你自己拔一下,我明天再來收。」說完,男子竟拎著醫療包從窗戶躍下,身手矯健得不輸青年。

青年靜靜地望著窗外的夜色,凝視著那冰冷卻溫柔的月光。
他突然想起那個人專注替自己處理傷口、為自己擦手的專注神情。
果然是個笨蛋,徹頭徹尾的。明明就是陌生人,為何可以接受得這麼快?就因為他認識夏那傢伙?
唇角不自覺地彎起了一個優美的弧度──要是自家搭檔在身邊一定會訝異不已的微笑。

等到血液輸完,拔掉軟針替自己止血後,青年依舊毫無睡意,只得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直到天已漸明、他聽見那人離去的關門聲,他才起身走出房間。

客廳裡還飄散著食物的香氣,他走進浴室裡盥洗,再循著香氣走到廚房,望著餐桌上擺放的,並不精緻、看起來毫不起眼的蛋花粥,裡面放著肉眼幾不可見的小碎肉末,還有一杯牛奶,和一張紙條。
他走了過去拿起紙條看了一眼,順手拿起還帶有餘溫的玻璃杯喝了一口,紙條上寫著:「電鍋上層還有粥,不夠可以再添,下層有魚湯,多喝點。」那人的字跡一如他的人,秀氣流暢。
那一剎,青年有一瞬間的恍然。

似乎有甚麼東西,敲進了他的心底。




【章之貳】《那,於夜色中蔓長的。》【全】


你望著車窗外,溜過眼前的街景並沒有印入你的腦海裡,你只是想著,你似乎還不知道那人的名字就讓他住了進來?
無殿的殺手耶……當時丹恩還一直對你碎碎念,生怕你惹到不該惹的人,丹恩是你的經紀人,千冬歲的經紀人萊恩的弟弟,一開始對你雖然沒啥好臉色,可是你漸漸地發現,對方是口嫌體正直,他比誰都關心你。
……不知道他如果知道你收留了無殿的殺手會不會氣到掐死你?
這答案不是肯定的嗎?你想到對方暴跳的樣子就忍不住笑了。

「你到底在想甚麼啊?」丹恩忍不住開口打斷你的思緒,「等等就要進攝影棚了,你居然一點都不緊張,反而若有所思,裝憂鬱小生喔?現在還給我笑得像白癡,你到底是怎樣?戀愛了?」
「啊,沒、沒甚麼。不好意思,不是戀愛啦,只是有點恍然,想到一點事而已。」
他盯著你半晌,終是沒有追問下去,大概是覺得那不會是甚麼有營養的事情。
「今天你和羿雪合作,基本上你們已經算是老拍檔了,應該也不用太緊張,把分內的事情做好就行。」丹恩的聲音十分平淡,羿雪是你的好友千冬歲的藝名,你的藝名則是墨漾。
「好的好的!和千冬歲的話OK的!」你點點頭,迭聲應了道。
你沒有甚麼心理壓力,就算今天的通告是採訪你們兩個,相信焦點也都會在千冬歲身上。
「你到底能不能有點藝人該有的樣子。」丹恩受不了地撫額,「沒看過這麼邋遢的藝人。」

甚麼邋遢!你只是不會打扮而已啊!
不過,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的襯衫牛仔褲,你還是明智決定不要反駁會比較好。
因為你肯定會被堵到說不出話來。


很快的到了攝影棚,你被推去化妝室上妝,今天的化妝師是米可蕥,長得很漂亮,是一個青春洋溢的女孩,至於為什麼會當化妝師?她說因為她喜歡幫別人化妝,每一個不同的妝容都可以改變人的氣質,她覺得這樣很好玩。
她很快地幫千冬歲上好妝,然後換你,她幫你上的妝總是淡淡的──你想也許是因為你的大力抗拒吧。
曾經有一次,也就是第一次讓米可蕥上妝之後,你根本不敢走出化妝室──因為太像女孩子了,那個妝太恐怖了,當下你雖然很抱歉增添了對方的工作,可你還是堅持要換妝,也幸好對方沒有生氣,大嘆可惜之下還是替你重新上妝。
之後米可蕥幫你化的妝就固定了,她會把你的髮型抓得蓬鬆些、再簡單的上底妝、描眼線、遮瑕等等,你其實不太清楚那個順序,總是一個閃神就被拍了拍肩膀告知化妝結束。
「啊啊,漾漾的黑眼圈有點重呢。」在為你上粉底的時候,米可蕥忍不住開口說道。
「呵、呵呵,昨晚有點沒睡好……」你傻笑著,所幸對方也沒有追問。
很快地上完妝,你直接走到攝影棚待命,千冬歲已經在攝影棚裡等你了。
「漾漾,你甚麼時候發片?」你走到千冬歲旁邊,剛坐下,就聽到友人開口問道。
「啊……好像是三月。」你抓了抓頭,其實你和千冬歲本是唱歌出道的,千冬歲早就發片了,只是你的部分拖拖拉拉一直到現在才發。
「恭喜,我一定會買的。啊,對了,我的新片想邀請你來跟我合唱。」雖然是委託句,可是千冬歲用的卻是肯定句的語氣。
「那是我的榮幸。」你笑了笑,並沒有反駁對方。
對你而言,能和自己的好友一起合作,是一件十分開心的事情。

節目很快的開始錄製了,這次其實只是尋找同一期的藝人分享經歷,你和千冬歲從以前就是好友,因此你們很快就進入狀態。

「所以羿雪和墨漾一直都是一起的?」主持人順勢問道,二人微笑著點點頭。
「是啊,我和墨漾從還在公司訓練時就是一起的,啊,還有萊恩,不過他沒有成為藝人的想法,所以才成為我的經紀人。」千冬歲接了話,你在旁邊點點頭。
「那你們的感情一定很好。」主持人淺淺笑了,你們也點頭微笑,當作回應。
「羿雪和墨漾都是歌手出道,二位聽說都出了專輯?」主持人接著下一個問題,你知道這部分是要讓你們順勢宣傳專輯,你對千冬歲使了個眼色,讓他先開口。
「是的,我的專輯『降雪』已經上市了,墨漾的『漣漪』將在三月上市,也請大家多多支持喔!」千冬歲順勢幫你宣傳,你跟著接話:「是的,請各位多多支持。」
「二位真的感情很好呢,那接下來我們來詢問旁邊的二位……」主持人微笑接過話題,你鬆了口氣,呼,接下來沒你的甚麼事了。
再來詢問完旁邊的二位同期藝人,又被拱上去各唱了一小段專輯歌宣傳,這才結束節目的錄製。


下了節目,卸了妝,你便宛如洩了氣的汽球一般,攤在化妝室的椅子上。
「漾漾,打起精神!」一旁的千冬歲失笑,伸手拍了拍你的肩膀。
「唔哦我不行了──」你往前趴在桌子上裝死,「千冬歲你不懂我的心有多累──」你繼續演,然後被友人一個暴栗打醒,「唔哦、好痛!千冬歲你越來越暴力了。」
「因為不暴力你不會醒過來。」他淡淡笑著,背後飄散著淡淡的黑氣。

千冬歲你的黑氣冒出來了啦!超恐怖的,其實你才是Boss吧氣勢超足欸!
你望著對方內心驚悚地吶喊,大概是表情過於明顯,千冬歲嘆了口氣,「漾漾,藝人是不可以這麼單純的,你甚麼東西都寫在臉上,就算是歌手出道,你的演技還是得出來。」

……演技、嗎……
你愣了一下。

是呀,如果你的專輯不受歡迎,那你勢必要朝其他的方向走去,但你如果沒有演技,一般的節目似乎也不會邀請你表演,甚至是拍片。而你並不能保證你的專輯一定會大賣,甚至可以說是毫無自信。你輕輕嘆了口氣,「我知道,我會加油。」你望著眼前的友人,就算卸了妝,那張精緻白皙的臉卻依舊俊秀絕倫,反觀自己的路人臉──唉……還是算了。
「漾漾,你其實很棒。你比誰都還認真,所以,不要氣餒。」千冬歲伸手拍了拍你的肩,鼓勵道。
「千冬歲,謝謝你。」你望著眼前的友人,粲然一笑。
他總是這樣,一直一直在背後安慰著你。
他總是這樣,提醒你你其實是有優點的。
他總是這樣,看似漫不經心,但卻比任何人都還細心講究。
「幹嘛啊,我們是……嗯,用你的說法,是『鐵哥兒們』吧。」他笑著打了下你的肩膀。
「還有我。」總是沉默的萊恩也拍了拍你的肩膀,輕聲道。
「認識你們,我很榮幸。」認識他們,大概是你決定踏入演藝圈以來,最幸運的事情了吧。
「走吧,去吃飯,我請客!」丹恩從背後冒了出來拍拍你的肩,大概是剛剛也看見你有多沮喪了吧,他竟然說要請客。
「我絕對吃垮你喔!」你站起身,半開玩笑地說,丹恩難得也有開玩笑的興致,「你吃啊,就你那身材你最好吃得垮我。」
「哼哼,吃不完的話我還要外帶!」你嚷嚷著,被丹恩等人往外推走。
「吃撐死你,誇張的貪心鬼!」丹恩抱怨道,但語氣裡卻絲毫沒有半點不悅。
「哼哼哼你現在才發現嗎!」你斜眼看著對方,裝得一臉不屑。
「你就吃吧你!我看你有多會吃!」丹恩豁出去般地喊道。
「看不出來漾漾這麼貪心……」千冬歲若有所思狀,你淡笑:「難得有人要給我噱囉。」
「弟我想吃飯糰……」正當丹恩想反駁時,萊恩卻開口截斷了丹恩的話。
「好啊,我記得有家日式料理店賣的日式飯糰很好吃。」丹恩立馬被轉移焦點成功。

兄控都傷不起啊。
你在心底偷偷笑著。




這頓飯和一行人嘻嘻鬧鬧的,等你回到住處時,已經過了午飯時間,幸好晚上並無通告──身為一個透明小藝人,果然就是這點好處,個人時間夠多。
啊、對了,今天忘記問千冬歲關於家裡的那個人的事情……
你一邊打開門,一邊想著。
玄關的鞋子還在,黑色的靴子上頭似乎還沾染了一些暗色的液體,若不仔細看倒是不會發現。
順手將靴子拿起,從鞋櫃上的抽屜翻出了清潔用品,三兩下將靴子弄乾淨後,你才走進客廳,客廳裡沒有人,但是廚房的燈是亮著的,你走了過去。
青年正在食用你出門前煮的蛋花粥。
你笑了,還好對方不嫌棄。
「我回來了。」你扯開唇角笑道,待得青年一句冷淡的鼻音當作回應後,逕自走進廚房為對方舀了一碗魚湯放到對方左手邊。
青年的臉色不似昨天那麼蒼白無血色,氣色也恢復了些許,你習慣性地伸手探了探對方的額溫,絲毫沒有察覺到對方在那一瞬間的僵硬:「嗯,沒有發燒,看來傷口沒有感染。」你點點頭,放心地收回手,然後拉了個椅子在他附近坐下。
「對了,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你突然想起,你似乎還不知道對方的名字,「昨天太過慌亂,所以忘記問了,如果不行的話,講代號也可以。」
「……」對方吃東西的動作一頓,「你沒去問夏……夏碎?」
「今天他又沒來攝影棚找千冬歲,我一時也沒記得要問千冬歲關於夏碎大哥的事情。」你抓了抓頭髮,嘿嘿,那時似乎想太多了,一時忘記問千冬歲了。
「……」你看見他臉上一瞬間閃過好像看到白癡的表情,「我的代號是冰炎。」
「冰炎嗎?和你給人的感覺很像呢。」你並不了解冰炎在殺手界代表的意義,所以並沒有對這個名字有任何驚訝的反應,你不問,青年自然也不會主動說。

青年給人的感覺的確就像這個代號一般,對外界、不熟悉的人,他豎起保護罩,如冰;但對於熟稔的人,他的脾氣就如火一樣。
你想起對方說起夏碎大哥的樣子,雖然一樣冰冷,但卻聽得出來,比他剛開始講話時,多了一絲溫度,而經過一晚的相處,青年現在講話也不似昨晚那般冷漠了。
看來他真的不是個壞人。

「……」代號為冰炎的殺手青年並沒有回話,只是靜靜地吃著粥,你望著對方的側臉,卻看出他的表情,多了一點溫度。
等到他將粥吃完,才拿過你放在左邊的碗,喝起湯來。
魚湯在電鍋裡褒了許久,是早上六點你特地早起去菜市場買的,湯的色澤呈現乳白色,膠質都浮在上面,喝起來有點稠,不知道對方喝不喝得習慣。
大概是察覺到你的表情,他喝了一口後放下碗,「很不錯。」
「那就好。」你這才笑開,昨晚幾乎沒怎麼睡,只想著這人看起來傷勢很重,要怎麼讓對方快點好起來,現在想想自己似乎也太滿腔熱血。
「我先去休息一下,你吃完就把碗放著沒關係,我晚點起來再洗。」有點疲倦地打了個呵欠,你果斷決定要去睡一下,補充體力。
對方沒有回話,但你也習慣對方的冷淡了,於是逕自走進房間裡休息。

突然多了個人的家裡,似乎比以往,更溫暖了些。似乎,有甚麼情緒,在心底蕩開,說不上來是甚麼樣的感覺。
你躺倒在床上,這麼想著,翻過身抱住棉被,倦意慢慢席捲而來,你緩緩陷入夢鄉中。


              ※你是否察覺了?在那夜色裡萌芽蔓長的情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lionvdes 的頭像
wlionvdes

沐浴晨光之下。

wlionv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