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嘛要男朋友,我們有男神就好了啊。」這是褚冥漾的女同學喵喵在聊天時不經意冒出的一句話。

那時的褚冥漾,並不能理解這句話的意義,直到,他也有了男神。

 

是的,性別為男的他,有了個男神,是他們系上的學長,阿斯利安。

 

當外面在高喊著同性平權的時候,褚冥漾還懵懵懂懂的,那時甚至還被喵喵拉去一起遊行,但他知道,喜歡一個人,無關性別,就是喜歡。

 

每個人都有和自己所愛的人在一起的權利。

 

但褚冥漾還是在想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他是什麼時候,將對方視為男神的呢?

 

是在自己又一次走路不看路的時候,對方伸出手擋在他即將撞到電線杆的額頭前時;還是在被迎面而來的籃球嚇得閉上眼睛,卻遲遲感受不到疼痛感,睜開眼睛就看見對方抱著球,用帶著一絲擔憂的眉眼望著自己時?

褚冥漾找不到答案,但他就是認定了這個人,是他的男神。

 

就是他那風靡萬千少男少女,漂亮得不似人類的直屬學長颯彌亞,也沒辦法讓他出現這樣的想法。

好像那個人自帶光罩似的,只要出現在褚冥漾的視線裡,他就會不由自主地被吸引目光。

 

是崇拜嗎?是的,褚冥漾就差沒早晚拜上三炷香了。

是喜歡嗎?是的,但似乎又不是一般那種偶像崇拜。

而這樣的情緒,褚冥漾並不敢表達出來。

 

褚。

那人稱呼他的方式與直屬學長相同,卻能夠讓他心跳加速面紅耳赤。

 

他是不是已經沒救了?

儘管他知道兩個人之間的距離十分遙遠,他還是不免為自己能靠近對方這件事而感到欣喜。

儘管在意識到自己喜歡對方之後,他就已經沒辦法像以前一樣正視阿斯利安的臉了,可是僅是能和對方說話,並且對方還會主動跟他打招呼和搭話的情況下,他陷得不是普通的深。

但褚冥漾心底還是深刻地明白「他們兩個不可能」這個事實。

很殘酷,卻無從反駁。

 

因為,男神屬於大家,不可能只屬於他。

或許有一天阿斯利安會和喜歡的人在一起,但那並不代表他就會因此而討厭這個人。

對他而言,喜歡一個人,看著對方幸福,這也是一種幸福。

 

對阿斯利安,褚冥漾內心其實是清楚的知道,不只是崇拜憧憬,帶上了些許難以明說的感情。

雖然現代大家對於多元成家大概有些概念了,但畢竟異於常人,更遑論他這樣的心思若是被對方知曉,不知道會被如何看待。

 

每一次阿斯利安對他笑,跟他說話,他都覺得心臟彷彿要從胸口跳出來似的。

喜歡一個人並沒有錯,可是他該怎麼學會在面對喜歡的人、崇拜的男神時,能夠不要結結巴巴、臉紅心跳。

 

於是褚冥漾開始躲避阿斯利安。

往往是在對方發現他之前,他就會隱沒在對方視角無法察覺之處,對此褚冥漾的好友們曾表示疑惑,褚冥漾卻只是啊哈哈含糊帶過。

該說褚冥漾的友人們一個個觀察細微,其實大多明白褚冥漾的心思,但對方不想說,他們也沒有辦法強迫。

好友群裡唯一的喵喵則是比較大膽,直接將她和褚冥漾之間關於阿斯利安的對話代稱全部改成男神。

第一次聽到褚冥漾差點沒被嚇死,還以為他那些小心思被同學看得一乾二淨。

喵喵說,褚冥漾的反應就和她看到冰炎學長是差不多的,但褚冥漾總覺得對方似乎有什麼沒說,但是他的同學們一個比一個奇葩,他只能忍住不問,因為直覺告訴他不會想知道。

 

褚冥漾也知道,越躲避兩人之間的距離就會越遠,但總比被發現來得好,他不知道對方有沒有察覺,他自己也覺得自己掩飾得很拙劣,不過他無從選擇。

而且他總覺得阿斯利安旁邊的休狄學長不喜歡自己,連眼神都透漏著濃厚的不喜,甚至是鄙視,所以他也不敢靠近,總覺得會被幹掉。

他還是很珍惜自己生命的,休狄學長一看就感覺是那種天涼王破的霸道總裁類型,要是哪一天不小心惹怒了他,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再次和阿斯利安有頻繁交集,是他們上了同一堂通識課,需要分組,本來他是打算和別系的一起,可是分組的時候,對方主動找了過來,他又不能拒絕,休狄學長那一臉的「跟你一組是給你面子」的黑臉,他實在是不敢拒絕,於是他就加入了休狄和阿斯利安的組隊。

阿斯利安的笑容依舊爽朗溫暖,但褚冥漾不知道為什麼似乎發現對方那雙暖棕色的瞳眸中一閃而逝了一抹光芒。

 

……所以說,找他這個路人甲一組到底是想幹嘛呢?

雖然很不安,但褚冥漾相信這兩位學長絕對不會是豬隊友,反倒是他自己要擔心成為拖後腿的那個。

但令褚冥漾驚訝的是,休狄對他的態度似乎好了那麼一絲絲,在他提出問題或觀點時,對方至少會回應給予意見,而不是一副高高在上、懶得搭理汝等平民的樣子。

 

因為組隊的關係,褚冥漾也慢慢了解到休狄其實並沒有如他外表那般難以相處,這個人只是有點傲嬌,你只要捧著他倒也相安無事,因為他習慣了這樣的模式──據說休狄是某個國家的王子,至於為什麼會到這裡來讀書,他可不敢多問。

 

和阿斯利安的頻繁接觸讓褚冥漾感到很恐慌,接觸得越多,他心底的天秤便如同失去平衡一般往一方倒去,越喜歡越難以自控。

這種情緒是無法克制的,一旦被打開了一個缺口,傾瀉而出的感情就如同傾覆的水盆,難以收回。

 

而褚冥漾只能祈禱,他拙劣的演技不會被對方看穿。

只要還能保持現在的關係,他就已經滿足了。

 

「褚,下課之後要不要一起吃飯?」在褚冥漾百般煎熬下,好不容易到了下課時間,阿斯利安卻詢問自己要不要一起吃晚餐,看著對方笑得十分燦爛的面龐,褚冥漾拒絕的話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啊啊、他真是沒救了!

 

 

----------------

這本目前和冰漾《莫不靜好》都在數量調查喔OWO

 

傳送陣: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cFfv9kZ8Sr9BbLo0phRxikQh3V5-icVP9CcLCbmh_bNQdhAA/viewform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lionvdes 的頭像
wlionvdes

沐浴晨光之下。

wlionv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