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2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他失神的模樣卻被夏碎二人盡收眼底,夏碎眨了眨眼,掩去眼底的笑意,他用語平常無異的聲音開口:「是啊,你就先喊他小亞吧。」

在褚冥漾沒注意到的角度,「小亞」狠狠地瞪了夏碎一眼,後者只是笑得更加燦爛,想了想,他還是決定仁慈地放過對方:「因為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所以才來麻煩褚。」

褚冥漾不動聲色的咬了下舌尖,些微地刺痛帶來了清醒,「好的,夏碎學長你先去忙吧。」

「那就麻煩你了。」夏碎笑了笑,他起身,直接掐了個移送陣離開。

 

只留下褚冥漾和小亞面面相覷。

 

「呃……」褚冥漾抓了抓頭,他不是很擅長跟小孩子相處,他翻了翻包廂裡的小冰箱,發現裡面除了甜品外,竟然還有童年飲品,他記得,那個人喜歡喝這個,「你要喝蜜豆奶嗎?呃、就是一種黃豆製成的飲料……」說到一半,他看到對方點了下頭,說:「我知道。」聲音帶著些許孩童的稚嫩,但卻與他父親像了個七成。

 

見鬼,他怎麼老是想到學長。

wlionv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們到了學校附近的小吃街,挑了一間簡餐店走進去,這間店的價位不高,但簡餐的東西十分精緻──起碼這是休狄願意走進來的一間店。

褚冥漾點了一個蒜泥白肉的套餐,阿斯利安則是點了一份燒肉套餐,休狄則是點了海鮮燉飯,阿斯利安和休狄坐在內側面對面的位置,而他則坐在阿斯利安旁邊──雖然他更願意坐在休狄旁邊,但王子殿下的身邊可不是每個人都敢坐的。

 

用餐的時候王子殿下是不說話的,只有他和阿斯利安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大部分是阿斯利安說,他回應。畢竟面對阿斯利安,他實在是沒辦法尋找話題,沒有奪門而出已經是十分克制了。

面對喜歡的人有什麼值得驚恐的?褚冥漾說不上來,他只覺得光是要保持一如往常的模樣,就耗費掉他大半的腦細胞了。

吃到一半時,休狄突然接了個電話,就說家裡有事要先離開,看著王子殿下離去的背影,褚冥漾下意識地就想伸出手,別留他跟男神在這裡啊──

然而他並沒有那麼做,只是在心底伸出了他的爾康手,望著面容俊朗的阿斯利安偏著頭朝自己疑惑地問著怎麼了。

「沒事,休狄學長好像很忙?」褚冥漾只能很硬地接過話題,阿斯利安笑了下:「休狄的家教很嚴的。」

「看得出來。」褚冥漾乾笑,他已經要接不下去了,盤子裡的東西他也再也吃不下去。

「……褚。」阿斯利安看著他的反應,突然扳起臉,肅穆的表情讓褚冥漾萬分不習慣。

wlionv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請問褚冥漾在文中的職業為?(二字,人結尾)
  • 請輸入密碼:
望著青年呆愣的樣子,冰炎忍不住拉過對方吻上了那人的唇。


身處於黑暗之中已久的人,第一次看見屬於自己的陽光時,只覺得很刺眼。

但就像是救命的浮木,讓他忍不住緊緊攀住。



再來,就陷入了深深的迷惑。

wlionv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催促著褚去洗澡,在對方拿了衣物進了浴室後,冰炎忍不住又嘆了口氣──他這輩子嘆氣的次數在認識褚之後與之劇增。
他走到自己房間,開了筆電,和夏碎討論關於任務的事情。

根據賽塔的說法,那應該是其他演藝公司派來的間諜,其實並不難辦,想在Atlantis搞鬼?光是無殿三主就先搞死他了,夏碎和他已經大概收集了證據,只差呈報上去了。

無殿的消息網十分靈通,要調查一個人更是易如反掌。

說到這裡,冰炎就不禁開始懷疑,為什麼要找他和夏碎來調查這麼簡單的事情?


wlionv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會喜歡上褚冥漾呢?冰炎有想過這個問題。
他明明就是個很笨拙、很平凡的路人而已,可是為什麼自己卻會喜歡上他?



「你缺乏母愛吧。」

那時,自家搭檔的回應是這樣的,儘管他是在開玩笑,冰炎還是忍不住一拳朝著對方揮過去。

不過,現在仔細想想,褚冥漾給予他的,是你從五歲後就一直隔絕的溫暖。褚冥漾像是水,滲進了他豎起的保護牆裂縫,一開始也許沒有察覺,可當發現時,那道縫隙已經填不住了。

wlionv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著在懷裡睡去的青年,冰炎輕輕勾起了唇角,輕手輕腳地將人抱起,走進浴室內幫彼此清洗一身的髒亂,幫青年擦乾身體的時候,看見對方那白皙的肌膚上佈滿的紅痕時,他差點忍不住又起了反應,連忙按捺下心中的慾望,將青年打理好,冰炎也穿上衣服,將人抱出浴室,先放在自己房間的床上,自己則去清理方才留下的滿床狼藉。
待一切處理完畢,才將青年抱回他自己的房間,放到床上、掖好被子。看著青年安穩的睡顏,冰炎有一種好像得到了全世界的錯覺。

他從另外一邊小心地躺上床,從背後抱住青年的腰,用下巴蹭了蹭對方的髮,緩緩睡去。






wlionv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請問颯彌亞在文中的職業為?(二字中文)
  • 請輸入密碼:
月色灑下,透過半開的窗戶,送進寒涼的夜風。銀髮的男子靠在窗邊的牆上,面色不善地望著眼前黑髮的友人兼搭檔,「你到底想說甚麼?」
見到友人有些不耐的表情,夏碎笑了,「你喜歡褚。」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

微微一愣,顯然沒有反應過來的冰炎讓夏碎笑得好不歡樂,難得看到強勢的自家搭檔愣住的樣子,心情真是好啊。

其實,冰炎自己一點也沒有察覺到,自己喜歡褚。他一直以為,心中的那抹奇怪的情愫,應該是生病了,可是在詢問過九瀾後,卻得到對方一個大大的白眼,說他健健康康的,根本沒有大病,但卻一直沒有告訴他,他到底是怎麼了。

現在,似乎一切都明朗了?那不是病……而是……一種名為「喜歡」的情緒?

所以,見到他嗆到,會反射性地幫他倒好開水;會擔心他受傷,在他打碎盤子的時候第一時間衝進廚房察看,確認沒有傷口後,心底更是鬆了一口氣……

wlionv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出乎意料的,褚冥漾做的料理味道很好。
也不是說到底有多好吃,就是覺得好像有甚麼東西一路暖到心底,更有一種說不上的感覺在心裡緩緩滋長,那種怪異的感覺,冰炎自己也說不上來。

吃完一碗粥,冰炎忍不住又添了一碗,暖熱的粥,滑過食道,也暖了心底。

是不是生病了?他皺眉,望著自己的胸口。

今天九瀾來的時候,叫他檢查一下好了。


wlionv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青年望著手上的輸液管,裡頭是艷色的鮮血,不斷流入失血過多的體內。
身旁靜默無聲的男子正在替他重新處理傷口,已經縫好的線就暫時沒動了,他重新替傷口消毒,噴上組織內研發的、促進傷口癒合的藥劑,再用紗布繞上、固定。

「解決了嗎?」青年的聲音依舊清冷,仿若窗外那微刺的寒風。
「那批人都解決了。只是擔心對方不死心會再派人來這裡站哨。」男子脫下手上沾著刺眼血跡的醫療橡膠手套,推了推鼻樑上的黑框眼鏡,鏡面下的眸竟是妖異的金色,過長的瀏海遮住了那雙漂亮的眼眸,形狀姣好的唇角彎起的弧度卻很殘酷,「也沒甚麼好收藏的嘛。」
「你那怪異的癖好怎麼還沒被抓去關個幾百年?」青年翻了個白眼,顯然是對男子的話感到十分無奈。
「嘖嘖、你們都不懂人體器官的美麗。」男子笑得詭異,漂亮的唇形更是上揚,「啊、是說,你得在這裡住上幾個月,鬼殿的傢伙挺纏人的,好似殺不完的螞蟻,真煩。」
「我明白,房子的主人已經同意了。夏那邊怎麼樣了?」青年順勢問道,小心地移動身子躺下。
「他啊,只要我轉告你兩句話。」男子的聲音帶著忍不住的笑意,「『冰炎,你也有這天啊?』『放心養好傷,剩下的我會替你搞定。』」出口的話語和聲線竟與青年記憶中的那人不謀而合。
「……」青年只有無言以對的沉默,他早該知道那傢伙肯定不會放過這個嘲諷他的好機會,「我知道了,叫他撐住。」

wlionv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夜色濃厚,剛下過雨潮濕的空氣裡帶著冷冷的寒意,較為稀薄的雲層中露出了月亮與星光。

「啪、噠噠噠、啪、噠噠噠噠噠噠──」急促的、鞋跟撞擊地面和偶而踩過水窪發出的聲音在寂靜的夜色裡更顯得明顯。

一道高挑的身影在城市的偏僻街道裡穿梭,一襲黑色裝束若不是在月光下,彷彿就會隱沒在黑暗之中,地上斑駁的血跡也留下了他行走過的痕跡,後方的稍遠處跟著一群人,帶著一條獵犬,看來是照著血的氣味尋找他的。

眼看就鑽進了死巷,突地、那道身影伸腳一點,再踩著牆借力踏了兩三步,雙手攀上了牆頂,便輕巧地竄上了牆頭,消失在牆的後方,其矯健的程度根本看不出對方可能受了不輕的傷。

 

 

 

 

【章之壹】《那,於夜色中萌芽的》【全】

wlionv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時間好似一趟只有單向的旅行,落處即是生命的終點,沒有回頭的機會,就算生命的時間再漫長,也終有歸處,就像是精靈總還是會有沉睡的一天。

 

褚冥漾已經想不起來離別的那天,冰炎臉上的表情到底是如何,但對方表現出來的言行舉止都十分平淡。

他只記得自己努力保持臉上的微笑,泛痠的臉部肌肉僵硬的感覺。

 

喜歡一個人,可以是一秒鐘、一分鐘、一小時、一天、一周、一個月,甚至到一年之間的事情,但褚冥漾已經想不起來他是何時喜歡上對方的。

 

他只知道,當他發現的時候,那人正低頭望著一隻想要靠近他的長角兔子,眼底流露出一絲罕見的溫柔。

──而他卻只想把那隻兔子扔出去。

 

文章標籤

wlionv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幹嘛要男朋友,我們有男神就好了啊。」這是褚冥漾的女同學喵喵在聊天時不經意冒出的一句話。

那時的褚冥漾,並不能理解這句話的意義,直到,他也有了男神。

 

是的,性別為男的他,有了個男神,是他們系上的學長,阿斯利安。

 

當外面在高喊著同性平權的時候,褚冥漾還懵懵懂懂的,那時甚至還被喵喵拉去一起遊行,但他知道,喜歡一個人,無關性別,就是喜歡。

 

每個人都有和自己所愛的人在一起的權利。

 

但褚冥漾還是在想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文章標籤

wlionv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是這樣的,不斷後路不見棺材不掉淚,沒有壓力就不想寫稿的某晨來作死了。

這次主要一次會調查兩本,一本是和冉冉約好的利漾本,一本是之前想寫來當作新刊結果因為肺炎住院而窗掉的冰漾本。

是說人不作死就不會死,現在一次要寫兩本,啊哈哈哈哈。

廢話不多說,以下是刊物資訊

 

 

【利漾本】

【刊名】暖陽

【封面】未定,素材封可能。

【插花】流冉。

文章標籤

wlionvd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